2017決鬥意識遊戲王ONLY【活動記錄】★聲優訪談★



主持人:米粒、墨流(以下分別以米、墨簡稱)

受訪貴賓:官志宏、馬伯強、鍾少庭(以下分別以姓氏官、馬、鍾簡稱)


前言:
時隔兩個月半,我們終於取得活動記錄的檔案,並趕工於國慶日公開聲優節目的訪談內容。
再次感謝大家的共襄盛舉與耐心等候!

那麼,請大家慢慢咀嚼臺灣的遊戲王聲優們珍貴的心情分享吧!


墨:我們非常期待的活動主題就是臺灣配音員,尤其是有參與《遊戲王》系列的,在場有四位、啊三位、不好意思講錯了,三位聲優從台北遠道而來,現在請掌聲歡迎他們!

  分別是官志宏先生,這位是從DM開始就陪著大家,其實朝日版應該也有配哦!(※三立都會台的朝日版)官志宏先生請坐。

  再來是馬伯強先生,從第四代ZEXAL開始參與,到第五代ARC-V都有繼續配音。

  然後是我們的鍾少庭先生,他是ZEXAL的主角九十九遊馬!

  感謝三位聲優接受我們的邀請及訪問。

  因為題目我們在活動前就已經透過GOOGLE問卷表單蒐集而來,現場就不再開放提問,避免時間超出控制。謝謝大家。

  那我們先請配音員們簡短地自我介紹,先請官哥~

官:大家好,我是官志宏,距離上次來高雄是十五年前的事,非常地遙遠。那就下一位吧!

馬:各位同好大家好,我是馬伯強,通常大家在群組裡都叫我大馬。我比官哥好一點,因為我媽媽就住高雄,我媽媽是高雄人,所以我來往北高的次數會比較頻繁。今天天氣滿熱的,大家還這麼踴躍,謝謝大家,希望今天下午大家可以過得愉快!

鍾:大家好,我是鍾少庭,今天很高興可以來參加這次活動,希望大家今天過得開心!



米:首先是我們的第一題。請問最喜歡的《遊戲王》角色?或者是配音時最輕鬆自在的角色是哪位呢?會覺得配音過的角色有和自己相似的地方嗎?先請官哥回答。

官:《遊戲王》……我最輕鬆自在的角色?爺爺吧!最不費力。其他都要揣摩角色,滿傷神的。會覺得自己跟配音的角色有相似的嗎……應該是《棋靈王》的佐為吧!阿斯特拉爾的個性也滿近的。





馬:輕鬆自在的角色……應該是快斗不在決鬥的時候、彌賽爾沒決鬥的時候,手上沒有卡牌的時候都很輕鬆。那自己配音的角色神似的地方……武田鐵男吧!各位還記得鐵男嗎?遊馬的同班同學,那個胖胖的、永遠在溜滑板的鐵男,大概他跟我比較神似。



鍾:神似的地方是哪裡?



馬:嗯……看身材決定角色。



米:決鬥真的對配音員而言很困難,辛苦了。



墨:辛苦了!



鍾:最喜歡的《遊戲王》角色,因為我擔任的角色以九十九遊馬為主,所以我只能喜歡他。一樣地,他只要決鬥的時候就是我們難過的時候。配音的角色中,比較輕鬆自在大概是我配《笨蛋‧測驗‧召喚獸》的時候,看裡面的劇情我覺得會很開心,那個無厘頭的風格跟熟人在一起的時候是比較相似的。喔、這個麥克風有點、不受控制。對,配《笨測》的吉井明久是我覺得比較輕鬆的時候。



墨:我們這篇補充說明一下,《笨蛋‧測驗‧召喚獸》的主角吉井明久也是鍾少庭先生配的,非常地好笑,大家可以去找一下影片聽聽看。



米:真的,對於聲優而言,不管是日本的還是臺灣的,果然《遊戲王》是非常壓榨他們的工作。所以不管是日文配音或中文配音,大家真的都要對聲優說聲辛苦了,日本至少一個人演一個角色,可是臺灣我覺得是精神分裂的現場。

  再來是第二題,請問在配音《遊戲王》時,有哪一句台詞,或者是角色的名言是讓你印象深刻的呢?


官:這是非常好的問題,我從來不記住任何一句台詞,配過就忘了。



馬:我們通常在配音工作裡面,要負擔很多角色,這一點是臺灣配音員最強的地方。也就是可以自己、比方說、快斗跟彌賽爾決鬥,常有的事!大家不要覺得奇怪。我甚至還錄過比克跟達爾決鬥呢!

  單就《遊戲王》來講,最深刻的一句台詞或名言就是:「我要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因為錄到這一句就表示後面輕鬆了。



鍾:有的時候不一定欸!



馬:對、對、對,有的時候是快斗結束換彌賽爾。



鍾:因為我只有一個角色,我印象很深刻,除了這一句我也沒有什麼話好說的……



馬:勇往翔前嗎?



鍾:我要勇往翔前啦!



米:就像剛才所說的是精神分裂的現場,真的要跟三位說聲辛苦了!

  那就來看第三題,請問三位會決鬥嗎?最喜歡或印象最深刻的卡片是?有沒有玩過實卡決鬥或DUEL LINKS(手機遊戲)?


官:呃…..我這人很和平的,從來不決鬥的。印象最深刻的卡片應該是青眼白龍。原本不覺得,上上個月帶配音員去日本,去錄《遊戲王》Game的廣告,也是有這句,可是日文很長,中文只有「青眼白龍」四個字,連日本導演都傻眼。我說:「對,你們……日文好長,翻成國語只有四個字。」所以,嗯,很深刻。我沒有玩過實卡或手機遊戲,因為修稿就沒什麼時間玩了,剩下的時間只有睡覺。



馬:官哥在《遊戲王》……在我開始接觸《遊戲王》以後,每一集都是官哥在絞盡腦汁、不停摳頭,在想要怎麼把日文的台詞跟中文的語意結合在一起。不管是像剛剛提到的長度例子,或是有一些跟中文比較違和的地方,官哥下了很大很大的功夫

  那至於說最深刻的卡片……銀河眼光子龍,好不好?自賣自誇嘛!呵呵呵!



鍾:我的卡片很遜耶!我不會決鬥,也沒有玩過實卡,但印象比較深刻的卡片,我第一次在錄的時候一直在數到底有幾個字啊?就是我我我系列的卡片,我記得有一集出現好幾張我我我系列,然後我就一直在數到底有沒有講錯。但我記得我我我系列的等級不太高,比不上銀河眼光子龍。



馬:承讓、承讓。



米:節目之後還有決鬥活動,邀請配音員來觀看!我我我系列真的很長,也有人說是口吃系列。

  那我們進入第四題:崩潰大吼、瘋狂大笑、無間斷的效果文,最不想遇到的是哪一種?也有可能三種都有吧?


官:瘋狂大笑吧!因為日本動漫它都有畫,他們會習慣那個情境、會覺得那是很合適的,可是你不是日本人,你不是從小生長在那個環境,你會覺得:「唉……笑屁啊。」不要笑(※指現場觀眾),你會覺得不好笑的情況下要笑,那是很痛苦的。其他的我覺得還OK……嗯,動漫,相信我,在日本,是一個沒有其他國家可以比擬的──不是說它最強,而是說動漫在日本是根深柢固的──它不只是動漫,不只是遊戲而已。



馬:崩潰大吼、瘋狂大笑……我覺得這個都還好,我個人覺得。

  瘋狂大笑……可以,頂得住。

  崩潰大吼呢?得看是怎麼吼,就像剛剛官哥說的,在日文裡面通常有一種是:「(中氣渾厚的突然示範)咿咿呀呀─────!!!」這個是OK,怕的是什麼呢?他們在出招的時候,你要邊念台詞邊吼。如果那個時候你的嘴型不是整場那樣的嘴型,武田鐵男也會決鬥喔,他在決鬥的時候:「(鐵男聲線)我要出牌──!」很累的。

  無間斷的效果文,應該是說長篇的東西我們一開始會比較吃力。一旦錄到一個程度以後,大概抓到它的節奏了,會好一點。只是我第一次接觸銀河眼光子龍的時候,我常把光子龍唸成光頭龍,不知道為什麼。而且是唸完不知道哦!我不知道,錄音師也不知道,因為實在太緊湊,我們就唸過去了。唸過去大概停了兩、三秒以後,過了兩、三句,(錄音師說)「欸、大馬,等一下我們再回去聽一個地方」,我說「好」,然後兩個聽完之後就……(錄音師說)「那我們再錄一次吧」我說「好啊」。我大概出現過三、四次吧。其他的有印象也會這樣,但是頻率沒這麼高。我很喜歡把光子龍念成光頭龍,很喜歡。



鍾:大吼和大笑…….我覺得要看是什麼角色。有時候還好,但有時候真的是痛苦。相較之下我比較不想要遇到的是大吼,吼完就啞了,後面又再解說,連解說都不好聽。



米:其實這三樣東西,很多人、不管是聲優還是演舞台劇,遇到這三樣內心都還滿崩潰的

  那麼第五題,請問如果遇到一連串卡牌效果文的台詞時,是否特別容易NG?比如說銀河眼光子龍的效果文。

官:剛開始會,比如說新的效果文,第一次出現,可能會。可是動畫它是一個檔嘛!要不停地講、不停地講的檔,習慣以後就OK了。



馬:就像我剛講的,一開始碰到時會不適應,一句話可能兩個標點之間講出十五個字,除了連結詞外全部都是卡牌的名字,那真的很累。剛剛少庭提到了他的我我我系列,有一次我自己在錄的時候翻(配音稿),翻到少庭的遊馬台詞,我就發現:「咦?他一直在我什麼啊?」我我我,我要用兩個我我我跟一個我我我的什麼、然後怎麼樣,最後還是我我我。

  其實是會的,只是說,你養成一個習慣了,如果你已經熟悉了它的節奏,我還是特別強調,我們在錄這種比較激烈的東西,它需要情緒放大在裡面,它台詞又比較長,你只能去盡快習慣它。所以有可能錄完收工回家,都還在想──剛剛那是什麼卡、我要怎麼進行疊放、混沌到什麼程度、最後會怎麼樣──大概自己都還要再回去想一想,一旦它在記憶裡成了一個刻畫,就沒問題了。

  嘿嘿!(遞麥克風給少庭先生)



鍾:嘿嘿!(接麥克風)



馬:欸嘿!



鍾:欸嘿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呀?!

  錄到後期的時候,就會發現「咦?我是不是以前就碰過這張卡片了?而且我還早了」,就是你比較熟了,這時後NG次數會比較少。所以這個還好。一開始的時候比較容易NG



米:有些卡片的效果真的都非常地長,可是像動畫很常出現的,例如過勞死的希望皇霍普,從動畫第一集出來到最後大家都會背那個效果了。

  那我們進入第六題,請問請問大吼和哭泣時,真的會像角色那樣有動作嗎?

官:當然會有,像哭泣就會有,錄戲劇的時候,我會哭。可是動畫的戲劇進展速度很快,你會來不及,而且動畫要錄太多角色了,哭一哭搞不好旁邊那個還要講話,很忙的。所以吼戲一定會有,哭……就不一定,因為它不像戲劇那麼長,除非是動畫長片,比如說是《螢火蟲之墓》,那就會聽到配音員在裡面哭得淅瀝嘩啦的,因為它有足夠的時間去醞釀情緒。一般的連續劇或動畫卡通,基本上沒有那麼多時間讓你哭、沒有那麼多時間讓你醞釀情緒。《螢火蟲之墓》是長篇,而且可哭性很高。



馬:我的感覺跟官哥差不多。大吼、哭幾乎是需要強烈情緒反饋的時候。我哭的狀況是……我們在錄韓劇,如果演員在戲裡面正歇斯底里質問那個要拋棄他的人:「你為什麼要走?為什麼!為什麼!?」──很抱歉喔!你會以為地震了,為什麼呢?因為通常一張桌子那邊有兩個麥克風,兩個配音員同時在錄的時候,我旁邊這個在「為什麼──」,他抓著桌子邊緣或者他手撐在桌子上,他會動、人會動,你會用你的肢體動作、你的面部動作帶出你的聲音表情,你就發現地震。震到最後,通常啦!錄音師會默默地開了MIC說:「呃、對不起,再來一遍,請不要震桌子。」一定會有,絕對會有。

  至於哭戲來講的話,如果說你真的到了一個情緒,是絕對會哭。我碰過一個前輩,錄完一場戲出來,褲子濕了。褲子是濕的喔!女生,前輩,為什麼?她在裡面是要送她媽媽臨終前講最後一段話,而且那個時候母女才相認;她趕到媽媽的病榻前,知道那是她的媽媽,只是一直都不見她,從來沒有對她好言相向過,最後她才知道,然後衝到媽媽的病榻前,跪在那邊,整整哭了一場戲。我後來有看稿,三分多鐘,她真的哭。因為那個狀況她是可以投放情緒,她在戲裡面,一直哭啊一直哭,哭到出來的時候褲子是濕的,因為她眼淚不停地往下掉、往下掉,她沒有擦的情況下掉到褲子濕了。真的有這種情況。



鍾:不管你的聲音……吼叫的時候,身體怎麼動、臉部表情怎麼做,但千萬記得嘴巴不能離開麥克風太遠,不然結果也是再錄一次。

  哭……我記得那時候也是跟官哥合作錄《螢火蟲之墓》。這部動畫小時候我永遠沒有辦法看完,因為知道後面很慘,但那天是工作,我是錄哥哥,真的有哭。那是我第一次、到目前為止應該也只哭了一次吧!就是哭完之後跟聲音導演說「不好意思、我要先休息一下」,不然後面的話沒有辦法再好好張嘴講話。現場哭的就這麼一次。



米:我之前有參加過一些日本聲優的見面活動,我有過一個感想是說聲優在配音時會代入角色的律動,所以可能有時候真的會哭、會生氣、會跟著角色的情緒。

  那我們看第七題,請問可以分享對於《遊戲王》系列動畫的感想嗎?因為《遊戲王》有五部動畫……


墨:不只五部!還有劇場版!



米:喔、對,還有劇場版。



官:對《遊戲王》要有什麼、什麼感想呢?



墨:對故事本身或是角色之類的~



官:故事本身吶?故事本身就是不停說話、不停地「啊──」。我唯一的感想就是,只要配音員一聽到要錄《遊戲王》(的反應):「(驚恐音)啊?!又來啦?!」所以,很費力,要吼、要打;還有一部是韓國的什麼…..角色太多。像我,每一次配音都要分兩、三軌收,所以每一部動畫要配三遍。



米:我也記得有時候動畫是角色有好像一百多個吧!結果實際去配音的配音員只有三、四個,還有三位是只有特定角色,配音實際上就是精神分裂的現場。



馬:其實《遊戲王》它算是比較熱血的動畫,它的熱血是不停用卡片去決鬥。那像我之前錄過一部叫做《熱血拳兒》,是車田正美老師的作品,就是《聖鬥士星矢》的作者;它講的是拳擊。嗯,很不幸地,因為聲音導演在分配角色的時候,他是不曉得後面的戲會怎麼走。可能五十二集或是四十八集的檔,他只拿到前面三集或是一半十五集──到了中後半段的時候,拳擊擂台上有三個人,就是兩個拳擊手跟一個裁判。很抱歉,都是我錄的──就遇到了這種情況。錄音師就很高興地開著MIC說:「大馬~你是要先錄紅色的褲子還是要先錄藍色的褲子?先錄哪一個比較好錄?」我說「我可以先錄裁判嗎?這樣比較有成就感」,因為裁判只要錄:「預備──開始!分開!好!哪邊哪邊贏。」這個就錄好了,我就錄好一個角色。

  所以,在臺灣我們經常會遇到一人分飾多角。官哥碰過不計其數,少庭也有,我們都經歷過。我碰過目前個人最高記錄,錄了一個版本,我錄那個《忍者亂太郎》,錄了二十七個角色,(在配音界中)還算少的呢!我錄過上一代的《櫻桃小丸子》,上一代的,不是現在播放的,上一代的在MOMO親子台。我是爺爺、爸爸,也是藤木、濱崎、丸尾,還有加一個旁白,還有商店街的所有老爺爺。因為那部片子是由四個女生、一個男生配音,只有我是男的,所以我一開始就要負責所有的男生角色。很慘。像剛剛講的會不會精神分裂?當然會!怎麼不會呢?當然會啊!可是沒有辦法,這是工作。當時我們的花輪是另外一位蔣篤慧老師,就是蠟筆小新,她說:「沒關係,你就當作是練功嘛!」就,反正,配音工作就是這樣子,你只要能夠習慣它,知道這一部作品,進而接受它,你就會覺得很好玩。



鍾:對《遊戲王》的感想……我是第五代對不對?



米&墨:四!



鍾:我是第四代?ZEXAL是第四代哦?



米:我也是第四代的角色(※COSPLAY數字家的IV)!你也有跟我決鬥過!



鍾:你那個我可能記不住了。好啦!感想就是,雖然每天都在決鬥,但他非常重視他的朋友~(含情脈脈地望向馬伯強先生)



馬:嗐~(點頭)



鍾:朋友很重要~(拍大馬)



馬:對~(豎大拇指)



鍾:我有看出它真正的重點就是,在收後宮嘛!就你們的感想不是說在收後宮嗎~



米:這不是重點、這不是重點!

  那《遊戲王》目前動畫出了六代,還有萬代版與朝日版,另外劇場版也出了三部。

  在場三位對於《遊戲王》這一塊貢獻了很多,其實應該都是在場大家的童年吧!或者是現在進行式,所以真的是要好好感謝我們在場的三位配音員。

  那麼接下來就是第八題:請三位聲優們進行表演,請以角色的聲線為以下角色來配音。

 

※※※基於聲音版權的維護,現場配音員的聲音表演聲音檔案不公開※※※

※※※以下第八~九題的聲演,未能親臨現場的同好們請看圖想像囉※※※



米:我相信這就是大家印象最深刻的,每次我看聲優訪談的調查問卷表單,都是寫「貝卡斯」!滿滿的「貝卡斯」!你們到底是對貝卡斯有什麼執念?!

官:欸,我配《遊戲王》……到現在第幾代了,我都已經搞不清楚了……

墨:這是第四代的。

官:我記得有出現過……

米:我就在你面前……(※COSPLAY數字家的IV))

官:我已經忘記怎麼配他的了。(配第一遍正常語氣)

墨:這是氣質版~可以換一個版本,壞人的那種愉悅感覺。

官:啊?壞人又愉悅?那不是壞透了嘛?!

墨:對、對、對!

官:(配第二遍壞人版)都忘了。

 


米:到底是誰選的!到底是誰選那麼多?!我們官志宏先生會累死好嘛!

官:這誰安排的?藍神是誰?

馬:劇場版、劇場版!

墨:差不多是一個很有氣質、領袖那樣子的感覺!

(配完後)

墨:一起成為普拉那~~

米:官志宏先生配了非常多的角色,先請休息一下。

鍾:光頭龍來了~

馬:光頭龍啊!

(配完後)

鍾:你沒有講成光頭龍!

米:其實快斗在ZEXAL算是很受歡迎的角色,日本漫畫周刊有做過人氣角色投票,我們的快斗跟神代凌牙、也就是鯊魚並列人氣角色第二名。然後第一名的就是我(IV)!這個我可以非常驕傲地說出來!

馬:遊吾哦?

米:就是那個一直被叫成融合的。

馬:就是騎機車出場的,對不對?

馬:耶~遊馬──!

米:大家非常期待的教主來了!教主登場了!

墨:嗚嗚為什麼不讓我衝過去!

(配完後)

鍾:我可以再來一遍嗎?

墨:好啊~

米:要再來一遍嗎?

鍾:啊,不用、不用,趕快下一個~


墨:很帥、很帥!

米:非常地帥!

  好,那接下來是第九題,請重現以下對話。

墨:台詞只有配音員看得到。大家就想像一下在第98話,在被維克多──或是貝庫塔──背叛後,然後遊馬和阿斯特拉爾他們重修舊好,雖然有些裂縫,但還是一個非常熱血的場面。對,請大家想像一下那個場面,那我們就請配音員現場重現這個畫面。大家請豎起耳朵仔細聽現場演出,僅此一次哦~!

米:你給我過去,不要靠近!



※※以下為現場配音稿※※※



維克多:「怎麼樣啊?生命值只剩下二十五點,牌組只剩下一張牌,沒有手牌、也沒有覆蓋的牌,這樣的絕境感覺如何啊~?哼哼哼哈哈哈~」

彌賽爾:「這個維克多實在是......

快斗:「喂,你究竟在看什麼?」

彌賽爾:「我問你,難道你就不擔心你的同伴嗎?」

快斗:「對我來說,只要抱持信任就可以了!因為我信任九十九遊馬這個決鬥者!」

維克多:「就決定用這張卡片對他做最後一擊吧!他的最後一張卡片,就是巴利安之力~這下就是最後結局了,我要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怎麼樣啊?我看你現在連抽牌的力氣都已經沒有了吧?哼,你跟同伴的牽絆,已經遭受了無情的破壞,你還想要繼續嗎?」

遊馬:「維克多......我跟阿斯特拉爾之間的牽絆,確實已經被你破壞了。但是我知道,不管被如何骯髒的手段送進墓地,只要相信思念所累積的力量,名為希望的卡片,就一定會助我一臂之力!」

維克多:「哼~你說得好像很厲害嘛!不過呢,留給你的最後一線希望,就只有那張卡片而已囉!就是你跟真月之間的友情的證明啊~」

遊馬:「只能相信希望而抽牌了,輪到我了,抽牌、唔......(倒地)」

阿斯特拉爾:「遊馬......

遊馬:「阿斯特......拉爾…...

阿斯特拉爾:「遊馬,我已經沒辦法像以前一樣那麼相信你了......但是我仍然想相信,不管陷入困境也一樣相信希望、繼續戰鬥的你,遊馬......

遊馬:「阿斯特拉爾......讓我自己…...

阿斯特拉爾:「還有我、」

兩人合音:『勇往翔前吧……!』

阿斯特拉爾:「動手吧,遊馬!」

遊馬:「好!我要用我自己,」

阿斯特拉爾:「加上我、」

兩人合音:『進行疊放!』

維克多:「呃?!」

遊馬:「以我們兩個人構築疊放網路!」

阿斯特拉爾:「當真正的牽絆所連結的兩個心靈重疊的時候,足以流傳百世的奇蹟就會發生!」

遊馬:「超量變身,ZEXAL!」

維克多:「竟然是全新的ZEXAL?!不過,你們現在才進化,已經太遲了!」

遊馬(ZEXAL):「真的是這樣嗎?彼此重疊的熾熱思念,將會為這個世界重新構築希望的未來!宇宙,重新構築!!」

維克多:「什麼!!你們竟然改寫了卡片?!!」

遊馬(ZEXAL):「奇蹟的光明將會驅逐黑暗,喚醒屬於限制型巴利安之力的本來面目!我要發動升階魔法卡‧源數之力的效果!」

阿斯特拉爾(ZEXAL):「這張牌可以讓我方怪獸提升階級,特殊召喚混沌超量怪獸!」

遊馬(ZEXAL):「我現在,要用階級四的希望皇霍普,重新構築疊放網路」

兩人合音:『混沌超量變身!!現身吧!混沌編號怪獸三十九號!!』

阿斯特拉爾(ZEXAL):「掌握將在未來閃耀的勝利!」

遊馬(ZEXAL):「重疊的思念連結的心靈將會改變世界!」

兩人合音:『希望皇‧霍普雷‧勝利!』

維克多:「可惡啊~~不過,魔藻海的效果,就要讓你完蛋啦!」

遊馬(ZEXAL):「當源數之力發動效果的時候,檯面上所有正面翻開的卡片的效果,全部都會失效!」

維克多:「什麼?!」

遊馬(ZEXAL):「我要用霍普雷‧勝利,對黑影發動攻擊!在這一瞬間發動霍普雷‧勝利的怪獸效果,使用一個疊放單位作代價,當這隻怪獸進行戰鬥的時候,把對方怪獸的攻擊力,加到我方怪獸攻擊力上!勝利充能──!」

維克多:「攻擊力五千八百點......?!?」

遊馬(ZEXAL):「這是屬於我們、」

阿斯特拉爾(ZEXAL):「牽絆的力量!」

兩人合音:『去吧!霍普雷‧勝利!』

遊馬(ZEXAL):「把黑影、把維克多、」

阿斯特拉爾(ZEXAL):「「擊潰吧!!」

兩人合音:『希望劍‧雙重勝利斬──!!!』

維克多:「呃啊啊啊啊──嗚哇啊啊啊──唔呃喔嗚(擊飛、倒地、翻滾)」



※※※演出結束※※※

墨:啊、哈啊、好感動~哈哈啊、(被米粒敲)

  好、我跟大家說明一下,為了版權問題,所以我們現場不播放影片。配音員們就是現場看著稿子直接當場配出來,即使是重複配兩個角色,他們現在才同時合音,他們都是第一時間才這樣可以合在一起,請再給我們配音員們熱烈的掌聲!

米:你先冷靜一點……

  那我們換下一個。




墨:少庭先生您還OK吧?因為這一集幾乎是您的重頭戲。

鍾:那我可以說不OK嗎?

馬:哈哈哈!

墨:因為您在ZEXAL裡面除了遊馬之外,還配了很重要的七皇之一的亞里特,然後這一段是很……

鍾:我可以,我角色只有兩個,我一定可以!

墨:因為這一集讓我們深切感受到,巴利安七皇他們之所以會成為巴利安人,他們那種英靈一樣的氣魄,這一點我們真的可以從亞里特身上感受到。所以我們現在就有請亞里特登場~

 

※※以下為現場配音稿※※※

亞里特:「這就是我的......屬於我的、真正的記憶......

遊馬:「亞里特、亞里特!你沒事吧?!」

亞里特:「遊馬、阿斯特拉爾,我的記憶......

阿斯特拉爾:「剛才你看到的,就是你真正的記憶。但是,你的記憶被改寫了,被外力植入了憎恨的感情。這都是為了讓你的靈魂前往巴利安世界。」

亞里特:「原來我一直都被謊言給操縱了......

遊馬:「亞里特......

亞里特:「可是,我已經對你的那些同伴們做出了無法挽回的事。」

阿斯特拉爾:「不,你只是被利用了而已。當千尊用盡了自己的力量,被封印在七個遺跡裡的時候,他早就已經放出了他最後的力量。他的心思縝密得令人害怕,一直都有準備可以讓自己復活的計劃。」

亞里特:「而我就完全掉進他的陷阱裡了......

遊馬:「亞里特,助我們一臂之力吧!幫助我們打敗千尊吧!」

亞里特:「遊馬,雖然我是掉進了千尊的陷阱,但我始終是巴利安七皇的戰士。」

遊馬:「七皇跟我們之間一定可以順利和解的!」

亞里特:「我還是一樣非得打倒你們不可。......但是,在打倒你們之前,有另外一個敵人必須打倒。我們合作吧!一起打倒千尊!」

遊馬:「亞里特!」

阿斯特拉爾:「這可是很大的進展,如果其他七皇的記憶也被改寫了的話,表示我們也可以解放他們。」

亞里特:「千尊那傢伙就潛伏在維克多體內。」

阿斯特拉爾:「果然跟維克多有關。」

遊馬:「那維克多在哪裡呢?」

亞里特:「只要到了巴利安世界,一定會有線索的!」

阿斯特拉爾:「走吧!去巴利安世界!」

※※※演出結束※※※



米:來,鼓掌~

  接下來我們看下一個投影片。喔,這一段是快斗與彌賽爾他們在月亮上的決鬥。說真的,我看動畫這一集的時候,最後片尾曲很喪心病狂地補刀,片尾曲第一個圖案出來我真的瞬間哭。


※※以下為現場配音稿※※※

遊馬:「喂、快斗,振作一點啊!快斗!」

快斗:「是遊馬嗎......?」

遊馬:「沒錯、就是我,你沒事吧!」

彌賽爾:「九十九遊馬......

遊馬:「彌賽爾,請你先聽我說,這種戰鬥根本就沒有意義啊!」

阿斯特拉爾:「彌賽爾,你高尚的靈魂,遭受到千尊的汙染,被灌輸了虛偽的記憶。抱持著憤怒與悲傷的意識,墮落到了巴利安世界。這場戰爭的罪魁禍首,就是千尊。」

彌賽爾:「不對,這跟那沒有關係!我要以巴利安七皇的身份,為巴利安世界而戰鬥!」

阿斯特拉爾:「但是彌賽爾,你所要保護的事物,都已經不存在了。」

遊馬:「千尊已經跟維克多聯手,把亞里特、吉拉格......不只是他們,連梅拉格跟多魯貝,都被他們給吞噬了。」

彌賽爾:「不可能?!」

阿斯特拉爾:「這是真的,彌賽爾,你所要保護的巴利安世界,已經不存在了。只要你還繼續使用超銀河眼時空龍,就沒有辦法脫離千尊的詛咒!」

彌賽爾:「怎麼會......!?我的超銀河眼時空龍,是千尊的詛咒...?!這、這絕對不可能的!」

阿斯特拉爾:「沒錯,它就是詛咒。所以──」

快斗:「阿斯特拉爾,能解放超銀河眼時空龍的詛咒的,就只有我了。」

遊馬:「快斗......

快斗:「這一場決鬥,是決定我們未來的決鬥。你們兩個不要插手。」

遊馬:「可是快斗,你都已經遍體鱗傷了!再繼續下去的話,你就會......

快斗:「唔......遊馬,你要記住了,人與人之間,總有一天要面臨分別,而且可能會很突然。對於你跟阿斯特拉爾,也是一樣的。所以呢,就先習慣這次的分別吧。我想這應該就是最後一回合了。一決勝負吧!彌賽爾。輪到我了,抽牌!」

彌賽爾:「難道你還想繼續決鬥嗎?失去了銀河眼光子龍,甚至還失去了你所有的力量。」

快斗:「不對,我還有未來,屬於我們的未來的光輝,還沒有完全消逝。」

彌賽爾:「什麼?!」

快斗:「現在正是復活的時刻,操控未來的光之化身,編號快獸六十二號‧銀河眼光子龍皇!」

彌賽爾:「不可能!為什麼光子龍皇會再度出現!?」

快斗:「確實,你的超銀河眼時空龍已經讓整個時空都逆轉了。但它能逆轉的,就只有這一回合發動的效果。光子龍皇的效果在兩回合以前就已經發動了。就算你可以回溯過去,不表示你就可以支配我的未來!」

彌賽爾:「居然超越了超銀河眼時空龍的效果......!!」

快斗:「彌賽爾,你為什麼會成為龍之操控者呢?我不知道你曾經有過什麼樣的過去,但是你沒辦法相信人類,所以選擇相信龍。你那一對寂寞的雙眼,跟那一座石碑上所刻劃的龍,相當地相似。」

彌賽爾:「哼,不要妄想同情我!」

快斗:「我並不是在同情你。最強的龍之操控者,確實是你。我想要......拯救我的弟弟還有爸爸。我只是為了這個目的而利用了龍而已。我只是利用了銀河眼的力量......但是透過跟這張卡片的邂逅,卻引導了我,讓我擁有現在的實力。我受到銀河眼光子龍的引導,跟遊馬、還有阿斯特拉爾相識,認識了凌牙,還有其他許多的同伴。然後,也因此認識了你。這些同伴們,讓孤獨、又沒有辦法真心相信其他人的我,得到了相信別人的力量。彌賽爾,如果以後還有機會跟你見面的話,你是不是願意告訴我,你的過去呢?」

彌賽爾:「快斗......

快斗:「發動銀河眼光子龍皇的怪獸效果──利用這張卡片的效果特殊召喚它自己的那回合,戰鬥時的攻擊力,會乘上它所失去的疊放單位數量的倍數!」

彌賽爾:「攻擊力......八千!!」

快斗:「去吧!銀河眼光子龍皇──!」

彌賽爾:「嗚啊──!!」

快斗:「......源數龍......這就是...屬於銀河眼的本來面目......(倒地)」

遊馬:「快斗──!你還要再跟我決鬥不是嗎?我們兩個之間還沒有分出勝負啊!」

快斗:「好像是這樣......不過這件事就以後再說吧......

遊馬:「不要開玩笑了!快站起來!快站起來跟我決鬥啊!」

快斗:「不要哭,遊馬。你可是最後的希望啊......爸爸,我一點也不會後悔。晴人,爸爸就交給你了......彌賽爾,去吧,走上你所相信的道路吧......

遊馬:「快斗......快斗──!!」

※※※演出結束※※※



米:雖然說在《遊戲王》系列雖然說角色領便當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快斗是《遊戲王》系列第一個物理死亡的角色,因為在月球上面他的太空衣有破損,所以最後筋疲力盡而死掉了。雖然說最後有用源數代碼復活,但那一集還是很催淚

  那再來我們看最後一個!



墨:我們安排這齣戲其實就是有一個起承轉合,所以這一切就讓遊馬和維克多之間的恩恩怨怨作一個了斷~這就是最後一場戲,請大家好好地入教欣賞,謝謝!

 

※※以下為現場配音稿※※※

遊馬:「既然如此,我就再相信他一次!就算他沒有人性,我還是相信他,直到他找回人性!這就是我的勇往翔前!維克多,你也一樣有善良的一面,就是在你還是真月的時候!總是心情開朗、愛多管閒事,我跟其他人都一樣很喜歡你,你是我們的同伴!其實你真正的本性,就是真月零啊!!」

維克多:「我是真月......?」

遊馬:「沒錯,你就是真月!所以跟我一起重新開始吧,真月!」

維克多:「(真月腔)遊馬同學......那麼(奸笑貌)你就乾脆陪我一起上路吧!陪我一起永遠消失吧~遊馬──!」

阿斯特拉爾:「遊馬......!!」

維克多:「嘿嘿嘿嘿哈哈哈~好了,你也一起過來這裡吧!......呃?!」

遊馬:「......嗯,好啊,真月,我不會讓你孤單一個人,以後你,就由我來保護。」

維克多:「......遊馬......

遊馬:「真月。」

維克多:「......你也太濫好人了吧?真是愚蠢。我才沒有辦法帶你一起走。」

遊馬:「真月?!」

維克多:「再見了,遊馬同學......

遊馬:「真月──!!」

※※※演出結束※※※



米:謝謝三位配音員!我們的配音題目也就到此結束了。

  接下來是第十題:不限於遊戲王,請問在配音時易克服的問題有哪些呢?

 

官:不易克服的問題,正常情況之下,沒有。我說沒有是指,通常會遇到一些困難,但是,你都要解決。



墨:比如說有什麼?



官:比如說聲音怪癖,比如說有打鬥……實際上我覺得都還好。



米&墨:真的是太經驗老到了!



官:不是、不是,因為你一路走來,總會碰到一些困難,不可能所有角色你都合適,總是會碰到一些比較畸形的模式……【場地中突然出現嘈雜音效】(淡定貌)五、四、我看到迎頭大家都倒了……啊不是【嘈雜音效消失】,所以,你就要去克服。即便你跟角色個性不合適,你都要想辦法去把它揣摩。



米:剛剛那個音效應該是聖櫃搖籃掉下來了。



墨:喔!是聖櫃搖籃掉下來了,好。



馬:不易克服的問題應該是說……剛開始的時候,你對這個角色不熟悉,你對某一些性格的角色詮釋得不到位,那個時候自己會覺得非常非常地挫折。就是,為什麼我做不到?我知道它該怎麼做,但是我做不到。我曉得聲音導演、聲音領班,他跟我說這個角色就是你的,可是我做不到。我用我的聲音表情沒有辦法達到那個角色該有的味道、位置、份量。我剛開始配音,有一次跟官哥、官老師的班,我錄一個非常簡單的角色,他是船伕,一個擺渡人,古裝戲,在一艘小竹筏上撐船,要渡人過河。我只有一個反應詞,還不是台詞,是一個用力把上面載滿東西的船,從岸邊撐到江心:「唔、嗯!」就這麼一個聲音,官哥是聲音導演,我被叫來錄,光這一個聲音就錄了兩個半小時,錄了一百五十分鐘,還沒錄好。官哥還記不記得?



官:忘了。



馬:(笑聲)我記得那時候大概錄了幾十次,就這麼一個、撐一下,撐了兩次,官哥就說「停、停、停,不是這樣,應該要怎麼樣」,我說「好、是、我知道了,再一次、好的,唔嗯──」,還是不行。官哥就說:「大馬,來,你出來,我跟你聊一聊。」我就被官哥帶到外面去,再跟我講一些話。那個狀況下事實上就是你進不到那個角色,你進不去他的喜怒哀樂、他的力量,你摸不到頭,你就會很麻煩。那以現在來講的話,很多東西我配得是有那個味道,但是不夠深入;它需要你達到八十分,你只錄到六十分。那自然而然你就沒有達到你該做的事。不易克服大概是你第一時間進不了角色,但是要憑經驗去慢慢來解決。



鍾:我的狀況也差不多,因為我的年資其實還滿淺的,經驗比較不足。有時候你會錄到角色是你生活體驗當中從來沒有做過的,就只能靠想像、去看電影、或是看其他形式的作品,去揣摩。但是我又因為卡在聲線的關係,現在配音的常態是一人飾多角,可能變聲方面的變化比較少。那有時候這角色非得要我搭,就會覺得我這聲線跟這角色真的很不適合。很努力去做出這個角色應該有的一些感覺,但總覺得不到位。像大馬剛才說的,我們領班說八十分就可以了,但是怎麼做就是只有七十八分,就會覺得很挫折,的確。這就是我目前需要克服的地方。



米:非常感謝配音員跟我們分享這些不易克服的事。其實不只是配音這方面,還有很多事情都有它們的困難點在。我們的聲優在這方面真的是很辛苦。

  那我們來看第十一題:請問是否能分享當初會成為配音員的初衷或動機呢?


官:初衷或動機......因為我是學本科廣播電視,我在第一學期就開始去電台,只要沒有課,我就去電台窩著。之後去電台實習、電視台實習,我覺得滿有趣的,因為當初想做的是廣播,所以在這方面下了很多工夫。之所以進電台是因為對廣播有興趣,所以我在念書時就在警廣的廣播小說劇團,待了兩年吧!然後去當兵,退伍之後,因為曾經在中央電台實習,那時候就考進中央電台。

  只能說,做你喜歡的事。有些孩子會希望做這個行業,但是從來不曉得這個行業有多辛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我曾經看過一個在基隆電台上班的女孩子,二十年前了吧!她每個禮拜都會從基隆坐車來臺北一次,每個禮拜都會來臺北一次跟班。你看,她想學怎麼配音,跑了一年,風雨無阻跑了一年,結果還是不行。

  所以不見得每一個人都可以從事這行。但是,如果你沒有心,光只是好玩、覺得有趣,那恐怕是相當困難的。



馬:嗯……我本科學的跟聲音沒有關係,我學的是國際政治。我很早就知道有配音這個工作,因為畢竟從小也接觸了影集、接觸了卡通動畫,都是中文,當然本來可能原文都是英文、日文這些外來的語言。我知道有這個工作,可是我實際接觸是到我服過役,有自己的時間了,正巧那個時候有配音訓練班正在招生,配音工會的訓練班、華視的訓練班,都在招生。我就加入工會的訓練班。

  加入以後就跟著學,後來有幾位老師覺得我的聲音還不錯,「願不願試試看?」反正我有時間嘛!「好、好、我就試試看」。就跟著老師在各大錄音室去實習,我們叫做跟班,在那邊看。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本來有好幾位同學,後來陸續都離開了,可能投入職場,或者是去唸書,或其他的發展,大概就只有我留下來了。

  誠如官哥所講,要有心在這個行業,你的心指的是你喜歡動畫嗎?你喜歡某一個角色?或是只是哪一個作品特別地投入?或是你從小看動漫、看什麼東西、家裡有很多──可是不是。像現在我在配音訓練班,跟我的老師一起帶班、上課,很多同學都會問「我什麼時候可以怎麼樣、怎麼樣」,或者是「我上課後要多久能夠配音」或是「能夠配到什麼程度」,或是他們自我介紹說「我從小就看哪一部卡通、我從小就喜歡哪一個角色,我覺得我聲音不錯、同學都說我聲音不錯,所以我想來玩一玩」──其實,這個工作不能玩。

  因為你要全心投入。我們剛剛在台上這樣地拿麥克風講,其實我現在一身都是汗,少庭也是一身都是汗,為什麼?不是因為燈照得熱,是因為當你全力在喊的時候,你會滿身大汗。

  所以這個行業是需要一些……除了熱情之外,你需要有一個很能認份的心。認份是認清你的本份,從零開始學,不一定要是怎麼樣的身家背景、或是一定要什麼樣的教育程度、或是一定要學這個的才能出頭,不一定的。我們現在的從業人員裡面,像官哥這樣子是正統的、科班出身的,其實大概只有四分之一吧!可能還不到,四分之一、五分之一,其他的都是一開始來學,去承受這份挑戰。

  這份工作的挑戰是在於你坐在位置上、看到稿子前,通常你是不曉得你今天要錄的內容的;這一點我們跟國外不太一樣,國外可能就是劇本拿回去唸。我們是:「(聲音領班來電通知說)大馬,禮拜二,十點鐘,到哪一個錄音室。」「好!」電話就掛了。到了那邊我才知道我今天要錄什麼。所以這一行有趣的地方是,它的挑戰性。我們很多前輩都是做這種很有挑戰性的工作,當然也是非常地優秀。如果在座的各位也有這個心的話,不妨來挑戰一下自己。



鍾:嗯,我記得……那個時候是我要轉行的時候,同事們就說「欸、我覺得你國語講得還可以」,建議我往聲音工作者方面發展。那時候講說什麼新娘、婚禮主持人啦、或是禮儀師啊這一類的,他們說「禮儀師很賺耶!你要不要去嘗試」。我那個時候看到網路有訓練班開班,然後我從小其實還滿電視兒童的,看很多電視、電影,以前是日劇,我那個年代啦!還是日劇的時候,然後覺得說「欸可以試試看?」就去上課。

  上完課跟班,一開始是辭掉工作,專心跟班。跟了快半年之後吧!就發現說,這樣子不太保險,又開始白天上班,就利用晚上的時間跟班。然後慢慢地、剛好遇到領班有小角色讓我練習,就白天上班、晚上跟班,這樣子兼差大概兼了……三、五年有吧!然後才決定轉正職,就是整天配音。

  我也承認這個工作的確很有挑戰性,我那時候雖然白天、晚上這樣兩地跑,覺得很累,常常在交通工具上打瞌睡,但是……那時候會覺得白天的壓力都是靠晚上的工作來抒壓。因為當你今天晚上錄的角色可能是跟你平常生活當中完全不一樣的生活經歷或是背景,白天跟晚上做的事不一樣,可以忘記白天工作上的挫折。所以我承認我是個精神分裂者。



米:非常感謝。突然想到如果遊馬去主持婚禮或是主持葬禮,還滿有話題的。那個如果有人想出本的話,這是個很好的題材。

  那我們接第十二題:如果在場有想成為配音員的來賓,請問三位有什麼建議或想法?

官:成為配音員啊?非常棒。嗯……首先,把配音最基本、最基本的功夫學好。就是無論你想學好國語、或是想學好閩南語,都把它學好。要嘛就學好國語、要嘛就學好閩南語,千萬不要只學好臺灣國語,那是絕對不行。這是最基本的。

  我知道臺灣現在的語文學習環境不是那麼好,但是要靠自己練習。我在念大學的時候,我個人覺得我的國語超好。結果有一家廣播公司要徵企劃兼配音員,我就去了。我永遠記得,當時自以為國語很好的人,我只念了兩行,那個老闆就叫我出來。他說:「你這是學生國語,OK?你離上麥克風還有很遙遠的距離,回家多練習。」

  所以你要把自己的國語練好,或者是閩南語練好、都可以。最起碼、最起碼多看戲,多瞭解戲;還可以多看書,什麼書都行,因為書裡面描寫很多情境。我覺得做一個配音員,要有豐富的想像力。我所謂豐富的想像力是說,即便我沒有畫面在眼前,我說出來的話能夠讓聽的人腦袋裡浮現一個畫面,而這個畫面跟我所描述的是相近的;符合程度越高,就表示你表達能力越強。就是這幾點建議。

  就是要花很長的時間,真的。沒有別的捷徑,就是好、好、練。我念書的時候,每天在家、下課以後,我已經考進電台了,



(((以下片段因故缺失活動記錄,僅取自活動後一週內墨流個人憑記憶側錄的手札)))



  我即使成為廣播電台的配音員,還是每天練習三個小時。數數字一到十就是很好的練習,不要小看這些數字,它們每一個發音都不容易。



馬:咬字要非常清楚。

  當初有人帶我進錄音室觀摩配音三小時,當下覺得裡面的人非常專業。觀摩後我在外面休息,有人問我怎麼在這裡,我答說是來觀摩配音的,那人問說「你想成為配音員嗎?」我說「是」。他就回我一句:「這麼想不開?」我當時還不明白那句話的意思,現在明白了。很多人想成為配音員是因為看了某某動畫,喜歡某個作品或某個角色的配音。但我成為配音員並不是我看了很多動畫。想成為配音員,不是只有熱情,要持續不斷練習,還要有耐性。

  在台北,比起捷運我比較喜歡坐公車,因為更有人的味道。我都會坐靠窗的位置,看著路邊招牌標示的電話,一邊看一邊小聲地唸數字練習發音,因為旁邊有人,太大聲會被趕下車。

  成為配音員沒有捷徑,國語要好,就是要努力練習。像官哥考進廣播電台,他也沒有因此就怠慢,還是不斷精進。



鍾:這話題好像有點沉重。

  配音員不只是工作時要說話流俐,工作外也要這樣保持。我有朋友問說:「你怎麼不配音時說話也這麼字正腔圓?」,我說:「身為配音員,這就是我的工作。」



(((以下回歸依據活動記錄所聽打之逐字稿)))



  要練習,因為我既然身為國語配音員,我不能只是張開說話而已、聽得懂含混過去就好,而是要把音發標準。所以剛剛兩位所講的我也非常認同,練習又練習、再練習。基本功是最重要的。如果想要成為配音員,除了剛剛講的,除了戲感那些之外,基本功要不停地練習。即使像官哥資歷這麼深,他也不停地練習,所以我們要向官哥學習。所以如果你有心要想成為配音員,記得要練習!



米:謝謝!如果想成為配音員,我們三位配音員已經建議了,好好地練習,把基本功打好。如果有機會跟三位貴賓一起同台配音、一起工作。

  那我們進入第十三題:請問三位配音對於臺灣配音產業有期許呢?
 

官:唉呀!大哉問吶!……唉,在這樣的場合談這樣的問題嗎?



墨:可以簡單點沒有關係。



米:如果不願意的話也可以跳過。



官:沒有期待。我必須要很現實地說,沒有期待。這幾個月去了上海、北京、東京,對於臺灣整個配音環境,我只能說,沒有期待。不管是上游業者,或者是下游,都沒有期待。我目前為止……很簡單,就是做好自己想做的事。對於目前整個環境將來會不會更好?我只能說不會。會不會更差?我也只能說,肯定的。所以看到這個問題我就傻眼了。因為,十年前讓我回答這個問題我還會說:大家努力看看;十年後,我就,沒有期待。



馬:那我該說什麼……應該是這樣講,我們身在這個工作區域裡頭,有很多的無奈、很多的莫可奈何。因為上游的心態,各電視台、各廠的心態,反正現在一切都朝利益為主去走,所以他們可能在整體的製作、各方面他們只是要求你必須要便宜,現在臺灣消費者就是要便宜,那麼你就在考驗每一個配音員的初衷,在考驗每一個從業工作人員心裡面對於這份工作抱持的多少理想、這個份量的多寡。

  有些人會說:「沒關係!我拿多少錢就做多少事啊!」我今天如果是拿十塊錢我就「(用力)啊──!」,如果只拿三塊錢我就「(無力)啊……」,有些人是這樣。那如果一旦三塊錢的越來越多,那就會像官哥講的,就沒有什麼期望了。我只能說,如果還有志要踏入這個工作,或是像我們身在其中,一但這個作品交到你的手上,你要對它負責。

  配音,聲音工作,不是一個工作。以前我的老師告訴我,配音是一門藝術,而不是只是讓你賺錢的工具。問題好大喔!配音是藝術,講成這樣幹嘛呢?事實上是要你隨時隨地把自己的心準備好,你要對你自己講出來的話、錄出來的音要負責,就這麼簡單!而不是拿多少錢做多少錢,或者是隨波逐流,總是要有些忠告在裡面。

  所以臺灣的配音產業能怎麼發展,我不敢定論,只是說,我也希望它好,只是我現在只能把我的本份做好。那其他的事情就……看它會怎麼發展吧!真的。

  (遞麥克風給少庭先生)更沉重了哈~



鍾:呃……也許它不會變更好,但我不希望它變更差。既然如此,我就再相信它一次。這就是我的勇往翔前。



米:真的實在是……就如同我們劇場版叫次元的黑暗面,這就是配音的黑暗面。謝謝。

  這是我們今天的最後一題,第十四題:請問三位配音員對於本次來參加我們的ONLY活動有什麼感想呢?也請對現場慕名而來的同好們說些話!這次活動我們公告有請配音員時,有發生一些暴動的狀況。因為我們同人活動邀請到臺灣的配音員,這是第一場,所以這是我們可以很驕傲的地方。(註)就是希望三位配音員可以盡量說你們的感想,讓我們多瞭解一下!


官:感想就是!沒有。我知道很多人很喜歡這個、某一些、【不名嘈雜音效再度突然出現】



米:聖櫃搖籃又掉下來了!【不名嘈雜音效又消失】



官:所以其實今天這個狀況,那個……墨流跟我聯繫的時候,我就說:「好啊!」因為,難得嘛!滿難得的,我就答應了。因為大家那麼喜歡,我會願意。我就問她「是不是商業性的?」不是商業性的就沒關係;如果是商業性的,就一定要拿到某個費用。所以既然不是商業性,我還是願意。

然後,對同好們說什麼……



米:對著大家~



墨:大家正用閃亮亮的眼神在看著您們!



官:好好活著!然後,好好生活,做你喜歡的事。我想,這是目前唯一的小確幸了吧!但是我還有一個小小的建議,我覺得大陸跟臺灣兩者不太一樣的地方就是,他們的粉絲真他X的好專業,專業到一個不行。我指的專業到不行是,他可以提什麼什麼什麼,然後基本上我一點印象都沒有。然後他會分析,你用什麼樣的情緒、用什麼樣的心境、你如何去做區別。我只能說他是一個專業的粉絲,不只是好玩而已。如果同好做成這樣,那就了不起了。



馬:我之前到蘇州,到大陸的蘇州去參加一個就像這樣子的同好會。大家就都來了,很多人,有同人、有周邊,就很熱鬧,跟今天一樣。我從大門進去,就看到有兩個我的角色在那邊──巴衛,《元氣少女緣結神》,大家知道這個嗎?我錄巴衛,就看到兩個人戴著耳朵、撐一把傘、長一條尾巴地站在那裡。我也沒說什麼,就上台。那他們要介紹的時候,我就說「我剛剛看到我在那邊(指大門方向)」,觀眾就「嗯?嗯?(紛紛望向大門之意)」回頭看。我說「我是巴衛」,現場就像大家這樣「哇啊啊~(一陣尖叫之意)」。

  我覺得這個呢、不分彼此。大家的熱情都是一樣的,不管你身處什麼地方,接受了這個東西,你就是同好!大家就是一國的,都是同好。大家擁有這個熱情非常好、非常好。我每次看到大家像這樣子,你看,我們在這邊坐著,你們在那邊站,站那麼久,真的,這個熱情很讓人感動;你們每一位在場的──不管是工作人員也好,或者是其他同好們──非常感動!

……《遊戲王》嘛、它就是一個很熱血的卡通,強調友情,強調正義,強調光明面。剛剛官哥說「好好活著」,我覺得各位,不管你們在工作上,或者是在學,你們都能活在當下,去享受當下的那一刻幸福,不管你在做什麼,你考試考得好、工作得到肯定、或是現在站在下面、你來參加《遊戲王》的活動……我希望你們能活在當下,得到屬於自己的幸福,好不好?謝謝!



鍾: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這類型的活動。在當初其實……有一點害怕。但是,主辦(墨流)又跟我說,官哥跟大馬哥已經都答應了,我就說:「喔、好……

  我說真的,當初錄完《遊戲王》之後,在網路上看到一些評價的時候,我才發現說「哦~原來有人是在關心這部作品」而且還寫了很多心得啊!有說「在這個時候他是用什麼樣的心情說這句話」,我就想「有嗎?」但是,給我很多信心,覺得我好像不知不覺中做了一件事情,傳達了一些情緒,其實是有人接收到的。那我就覺得有動力繼續錄下去、繼續往前走下去。

  這次來參加這個活動看到大家這麼熱情,能夠感受到大家對自己喜好的東西真是非常投入,那我也覺得我應該做的工作被大家肯定。那官哥希望大家好好活著,我們身在這個世代當中,我們要勇敢。我指的是說:「讓我們大家一起勇往翔前吧!」



墨:突然覺得這句很好用!



鍾:嗯,這句真的很好用!



米:真的非常感謝三位今天願意抽空來參加活動。老實說我們當初都沒有想到,是我們的墨流有想到所以去邀請。然後也感謝三位很賞面子來參加我們的活動。真的,非常感謝。



墨:如果也是有在關注臺灣配音的同好,相信多少聽過墨流這號人物,我是屬一屬二非常廚臺灣配音的一個瘋子。是我腦袋靈光一閃想到:「我為什麼不邀請這個系列作品的聲優來跟大家分享他們的感覺?」那、所以,他們願意來,真的,我已經要昇天了,我已經要昇天了~所以,米粒非常努力地要鎮住我。

  好,那麼我們回到《遊戲王》的一個概念,就是俗話說:四天王其實有五個人,這都是大家的一個共識;比如說像5D’s其實有6D’s,是一樣的;七皇還有冒出第八個千尊,也是很正常的。

  今天我們現場有配過劇場版藍神的官哥,那麼~官哥的妹妹大家還記得嗎?呃、講錯了、對不起!藍神的妹妹大家還記得嗎?她叫瑟菈,劇場版的瑟菈。其實瑟菈今天也來到了我們現場,她叫林筱玲;她是第一個參與我們《遊戲王》系列的配音,就配了這個角色,我們請筱玲姐登台跟大家說幾句話!


林:大家好,我是林筱玲,大家都叫我小乖。我是擔任《遊戲王》劇場版裡面的角色,叫瑟菈。

  其實我今天是以家屬的身份來的,是跟著大馬哥一起來的。謝謝大家對我們中配的支持!你們的支持,讓我們繼續有動力從事我們熱愛的配音工作。謝謝大家、謝謝!


米:非常感謝聲優們來到我們的活動。那麼我們現在的配音活動就告一段落。

  因為四位配音都來到現場了,我們現在將進行第二輪的抽獎。我在早上已經預告過第二輪的抽獎活動獎品是非常高級的。剛好我們有四個大獎,這四個大獎我們就邀請四位貴賓來幫我們抽出幸運兒囉~

 

※※※訪談結束※※※



註:查臺灣同人活動記錄,其實2016年的布袋戲ONLY就邀請過黃滙峰先生(廣義的臺語配音員)。當然,就臺灣的遊戲王同人活動而言絕對是第一場。


後記:
關於遲到的活動記錄:
攝影組是義務協助我們,惟活動後因公繁忙,故無暇處理這檔活動的成品。
無論如何都非常感謝攝影組的鼎力相助!

關於逐字稿:
儘管爆字數了,
還是希望大家能透過詳盡的文字記述,結合配音員們的聲音,想像訪談當時的趣味。

而且他們的現場互動超萌的
不打逐字稿墨流不甘心
邊打邊尖叫好累【沒人想知道

衷心期望本次邀請配音員的事紀,能為往後同類型活動奠立合宜的基礎。

4 則留言:

  1. 好好奇墨流平時到底做的是什麼工作,可以接觸到那麼多中配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跟墨的工作完全沒有關係哦~
      我網路上廚中配超過十五年了,而且廚得太高調,發花痴的東西會被看到(掩面)
      另外也是因為有在參與台灣配音社團+協助配音資料庫的彙編,漸漸累積了一些管道可以跟他們互動。
      不過基於地緣因素,面對面的互動還是很罕有的,這次訪談的經驗非常珍貴>\\\<

      刪除
    2. 廚力驚人XD真的,感覺台灣很少有這樣的活動
      因為墨流的關係對中配比較有認識,也去參加了配音班,但因為是學生所以沒機會跟班XD不過自己載了配音秀玩得很開心,感謝墨流的引路(x)推坑(O),配音真的百玩不膩呢

      刪除
    3. 不敢當~能讓更多人有興趣認識臺灣配音的領域是我的榮幸!

      臺灣確實很少有動漫活動會涉獵本土配音員,所以這次可以說是秉持前峰般的覺悟去辦的,也有很多不周道的地方...
      還好最終多少有些成果可以分享:)

      賴柚子也可以多推一些同好入坑,就可以一起作伴了XDDD(喂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