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NDAM ZZ》全47集

ZZ在1986-87播出。劇情架構有明顯瑕疵,整體風格在UC三部曲中有如突變種。三部曲中個人私心最偏愛這一部,而且非常喜歡主角傑特↓

個人覺得這個主角↑的設計可以對應前兩部的主角和宗旨,足以視為作者給作品本身的答覆了。
(只是富野對於當年被迫迎合商機而趕製的ZZ甚無好感,二十年後自行將ZZ打入黑歷史......而ZZ前期內容與前兩代相比太惡搞失真,一直以來在資深同好圈也常被譏為黑歷史只有普露姊妹是廣受承認的例外

這篇感想就是聊聊個人視角中ZZ的獨特和意義。

繼前作《GUNDM Z》的幽谷、迪坦斯、新吉翁三方混戰之後,迪坦斯垮臺,新吉翁的哈曼勝出,幽谷元氣大傷。幽谷的阿卡瑪號損傷慘重,王牌駕駛員卡密兒精神崩潰,僅剩花一名駕駛員。艦長布萊特領著船艦來到殖民地Side1進行補給,順勢拉攏當地一批拾荒少年成為新戰力。ZZ的故事就從這邊正式展開。 
 

一、以歡樂裝飾的衝突式互動

最舊的殖民區Side1名為香格里拉,在UC0079的一年戰爭被破壞,到UC0088還是一片百廢待興的景象。有批少年少女逃學在外拾荒營生,其中的主角傑特在陰錯陽差之下坐進Z鋼彈駕駛艙,不俗的駕駛能力立刻被布萊特相中。阿卡瑪號正被新吉翁追捕,布萊特急於補充人手,半哄半騙說服他們成為船員。而這群來自香格里拉的孩子,基本都是桀驁不馴的街頭遊子,自認和阿卡瑪屬於僱用關係,直到最終也沒有內化為軍人。他們幾乎不接受管教,也十分利己,整得全艦人仰馬翻。依布萊特的作風,非必要時一向是律己寬人,於是阿卡瑪號原有船員與這支新加入的「香格里拉小隊」,形成前兩代所沒有的特殊團隊互動。

其實ZZ的團隊互動除了歡樂、搞笑、惡搞等片段,它本質上有很大成分是上演「衝突」。香格里拉小隊之中有比查和蒙多之輩,自私、短視、是非不分,總愛動歪腦筋出壞點子,經常做出對好友也不利的舉動,更為阿卡瑪惹來許多禍事。看著前作威風凜凜的百式被這種素質的後輩駕駛,都能感覺到百式在哭泣了。這群同鄉同業的孩子,不曾真正地反目成仇,但處得可不算融洽。互相「修正」、欺壓群體中的弱者、不留情面的破口大罵或大打出手都是常態。不細看還真不確定他們感情到底是好是壞。
 
對老同伴尚且如此,與阿卡瑪號船員之間的問題就更嚴重了。大多是處於溝通不良、佈滿棘刺的惡劣關係。而這些枝節足以演變成火爆場面,只是由較為歡樂的敘事手法粉飾。但還是可以明確感受到劇情本身針對人類群體相處的心理表現,採用了一種相當真實詼諧的描寫手法,裏外協調性處理得相當巧妙。 

後來因為阿卡瑪號回歸戰線,船員在戰火中不得不團結,香格里拉小隊也接觸更多生死流離,情形才逐漸好轉。(比如蒙多經歷了一場短暫又悲痛的戀愛,才真正開始成熟。)他們始終不認為自己是戰場中的士兵,但見識到了殘酷的戰爭對人類生活影響有多麼深遠。

之後這支小隊因故主掌擬阿卡瑪號,再一次衝入前線。他們未經專業訓練,經驗也淺薄,和少數留下的前船員之間又是爭吵不斷。然而戰事越演越激烈,他們也被迫盡早獨立自主,就連品性最歪斜的比查,耗到末端也總算有開始穩重的跡象。其實這群人,包括原阿卡瑪號的成員在內,就是在這樣吵鬧當關心、慰問變誤解、嫉妒成禍源統統上演的混亂之中,逐漸拉近距離,對彼此有更多瞭解。
 

這種團隊互動貫穿全作,不能說是賞心悅目,也有陷入無限迴圈的疑慮,但卻又足以承受全作前後氣氛的強烈落差,而未曾崩盤。在這其中多少可以窺見富野在描寫人性方面頗高明的寫實技巧性,其餘就看觀眾欣賞與否了。

  

二、前後氣氛的落差


由於初代鋼彈寫出一個龐大的時代洪流,續作Z又格外悲壯到連主角都不能倖免於難,第三部曲ZZ一開頭的風格巨變導致很多觀眾適應不良。(另方面也因為Z是悲局收尾,應觀眾的要求才改變風格,卻引起反效果。)但歡樂背後,就如同上面所述,實際上依然是在寫人與人之間如何在各種衝突中相處。所以我認為從主角側著眼,ZZ前後風格的落差,其實是銜接良好的。 

而且ZZ前期主要重心,也放在布萊特為阿卡瑪號養精蓄銳。布萊特不久前才眼睜睜看著王牌卡密兒崩潰,頗感愧疚。這殘酷的時代,把如此年輕的孩子們都折磨得不成人樣,為人父的他心有戚戚焉。也因此他對待新招徠的成員們,與其說是軟硬兼施,實際上軟更多於硬。初鋼時的布萊特背負外加其身的責任而戰戰兢兢,Z裡他傾向顧全大局而奉命行事的軍人姿態,ZZ的布萊特則更加發揮他厚人的本性與沉穩的父性。

香格里拉小隊成員幾乎都很任性故我,胡作非為也能搬出理由。艦長與船員之間的基本設定,讓ZZ前期的搞笑也不至於太過詭異。
 

實際上,ZZ前後風格的落差突兀,是反映在一眾反派角色身上。

 

三、塑造不全的反派

亞桑,在前作是令卡密兒與夏亞吃足苦頭的野獸派迪坦斯軍人,在本作成為香格里拉小隊和阿卡瑪號相連結的關鍵。前期他有很多被惡搞的鏡頭,但之後就再也沒有戲份了。
 

馬休曼,作為哈曼最忠誠的部下,把哈曼當成教祖來崇拜。ZZ初期的他,有如唐吉訶德化身,以荒謬、狂想、頗具趣味的方式帶兵對抗阿卡瑪號。這種極之誇張幼稚卻又不失詩性氣息的反派,是前兩代所未見的,不僅帶動了ZZ前期的輕鬆步調,本身也頗有多加發揮的空間。設計這樣的角色,應該還有另一個用意是要點出新吉翁人才也被戰爭嚴重耗損、所剩無幾。怎料馬休曼迅速退場,再次登場已是大戰末期。那時他經過強化,除了忠誠心沒變,其餘正常到簡直像是換了一個人。但末期的他臨戰表現也只是平平,很快就戰死,連哈曼都多次吐槽「是否強化過度了」。這個原本看起來應該很有份量的反派,描述卻斷續且莫名所以,十分可惜。
 

凱拉,同樣是忠於哈曼的部下,是野貓般的狂浪份子,也是ZZ前期歡樂搞笑風的推手之一。她在初期性格像是嗑過藥,後期成為強化人腦袋更加混亂。她跟馬休曼一樣是設定分明有特色,定位卻模糊不清,也未能和劇情主線完善結合,淪為ZZ風格轉變所遺留的一道深深縫隙。(而且這位聲優的聲線始終沒能和角色合起來啊 

葛雷米,絕對是整部ZZ最令人詫異的大反派。初登場他還只是乳臭未乾的新兵,怎樣也想不到中期開始忽地化身野心家,後盾十分強大,沒多久就聚集了足以與哈曼平起平坐的勢力。這個反派的個性其實相當有魅力,他的權力慾是純粹積極向外擴張自我、吞噬一切、站立在萬物的頂點。他的行為就是個天然的強者,想要稱霸肉眼所及之處是理所當然。他非常年輕,卻有一副冷靜理智的性情與靈活的手腕來支撐野心;他心性殘忍,還是個徹底的性別沙文主義者,卻又能以完美的儀態修飾本性的醜惡。以往企圖統治世界的惡徒很常見,但在許多作品中都被塑造得俗氣老套;葛雷米在ZZ卻有一副清新理性的外在形象,自負得頗有美感,還又賦予他一段偏執的單戀,將完美與不完美的要素都融於一角,甚至連退場也賜給他華麗的死法。

綜觀來看,葛雷米從中期以後無論是野心、謀略或力爭上游的身姿,ZZ呈現得都不遜色。但ZZ無疑欠了一段橋樑去連接初期的葛雷米,對於葛雷米如何能大張正統薩比派的旗幟召齊龐大的資源也不曾說明,留待周邊產品補全,說法卻又分歧


結果,只有哈曼才是整個ZZ塑造最完整的反派,也填補前作Z裡對她描述過少。哈曼和葛雷米同為大魔頭,基礎上的區別倒是表現得很明確──哈曼之所以不斷擴張權力、打壓異己,其實只是想要安全感。出身於政治世家的她,富有才幹與自信,個性好強,卻在與夏亞的短暫戀情中被狠狠拋棄,又歷經吉翁公國的大風大浪。

她為了自保,便在米涅瓦薩比的名義下攝政,掌握新吉翁的實權。夏亞的經驗和險惡的政局,令她在內心築起冰冷的高牆,拒絕相信任何人,甚至連單純愛人的心都遺忘了。從此她對人只有強壓、佔有,沒有平等對談、和諧共處的餘地。很矛盾的是,她的心裡十分孤寂,甚至絕望又無助。在遇到傑特以前,她無法忘懷夏亞;被傑特所深深吸引後,她又得不到傑特的心。
她這一生或許只那麼一次,在尋死前對傑特完全展露出罕有的幽柔情懷。哈曼在強勢的作風與冷艷悍然的氣質之下,藏有一顆似水般的心思,說不出的迷人。

但哈曼在前期風格下實在不宜大量出鏡,中期才開始活躍。這又導致觀看ZZ必須與前作Z連結,才能對她有更完整的認知。ZZ補強了哈曼,卻也沒能單獨完善地鋪陳出哈曼這個鋼彈史上赫赫有名的魔頭。

 

四、醜惡的現實與永不止息的爭鬥


富野所刻畫的戰爭,往往肇因於當權者牽一髮動全身。然而身為問題源頭、理論上最能有效遏止戰爭的當權者,通常不是腐化得無藥可救,就是個人執念太深。於是沒有任何一方能走出死胡同,永遠荼毒他們的屬民,也讓戰亂綿延不絕。因此UC系列的交戰陣營,很少有絕對的正派與反派,只有立場與作法不同,要比誰更骯髒惡毒恐怕是難見高下。這一點已經透過前作迪坦斯的暴行以及前兩作對吉翁的刻劃,表達得很清楚。


地球聯邦陣營在ZZ已經沒有猖獗的迪坦斯組織,但主掌聯邦體制的高官早已腐敗。他們為了鞏固既得利益,不惜對強大的侵略者哈曼阿諛諂媚,出賣屬民權益,完全不對大局作長遠規劃,只顧享受舒適生活。這姿態在ZZ中比起吉翁陣營反派還令人作噁。
 
主角群所處的幽谷陣營,其高層融入地球聯邦後也逐漸頹廢。稍微積極點的行動方針,還是由冷酷無情的出資者和懦弱的長官所制定,到了後期不但激起主角群的反抗心理,就連布萊特也難以容忍。重組過的地球聯邦似乎也沒能記起教訓,到UC0093這段期間,又再次腐化到軟弱無能的可悲境界。

而新吉翁在取得地球主控權與吉翁發源地之後,也未能順利稱霸世界。其內部隨即爆發哈曼派與葛雷米派的鬥爭。人類因為無法擺脫心性上的分歧、受有分配不均的資源與物質力量,紛擾、衝突、大規模演化為戰爭的行跡,永不停歇。
 
香格里拉小隊的互相競爭和種種衝突,其實也是這種鬥爭本性的縮影。所幸最終藉由他們心靈上的成長,才免於分道揚鑣的後果。

 

五、比重持續增加的女性角色
 

從前作延續下來的哈曼,戲份之重要,又與傑特互補,說她有女主角的格位一點都不過分。她甚至稱得上是三部曲中最像女主角的人,同時也是徹頭徹尾的反派頭目。

另外CV榊原良子的配音不可不推崇:哈曼天生的好強,沉著凜冽的氣魄,因夏亞而造成的深層創傷,長年鎮守阿克西斯所嘗盡的辛酸心寒,處在政治環境裡的險象還生,以及埋藏很深、連她自己也不願面對的心靈渴求,都被詮釋得栩栩如生。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她與傑特最終決鬥時所說的那句:「傑特,跟我一起來。」這不知是她第幾次主動邀請傑特了,總之是最後一次;她希望不願屈服於她的傑特,能夠陪她一起死。但這命令句並沒有以往的霸道,也不惡毒,而是充滿對人世間的心灰意冷,還明顯含有懇求之意──帶有一絲甜味的懇求,來自於她對傑特所懷有的真情。高傲如她,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承認她還是能夠真心愛上一個人,這份坦然卻來的那麼諷刺:『我一生孤獨,不想連死也死得這麼寂寞。令人鍾愛的堅強少年啊,希望你至少回應我這份心意。』那短短一句話裡的聲音,真是道盡了哈曼一生的風霜與對整個時代的冰冷絕望。

令人欣慰的是,傑特也正面回應她。傑特的回應是徹底拒絕哈曼,然而比起夏亞對情感事一向不負責任的叛逃之舉;傑特的拒絕聽在哈曼耳中,是多麼地真誠又帶有暖意!因此她一臉釋然地結束了生命。這之中難以言喻的反差與對比,真令人惋惜。而榊原良子的哈曼,在我所接觸的鋼彈人物中,絕對屬於頂級的神配音。



另一方面,幽谷軍和新吉翁軍新進的女戰員比例一直升高,也漸漸低齡化。再一次反映出人類經過這麼長久、規模如此大的戰亂,已經折損無數男丁,使得女人小孩有更多機會在戰場上拋頭露面。

香格里拉小隊的艾露是標準野丫頭。全隊就屬她最重視朋友,是非分明,個性直率又情感充沛。本性純善的她對人感受性很強,在團隊中起了很重要的聯繫作用。她修理隊友的氣勢可是不容小覷的。


幽谷正規軍露卡則是聰慧大方、勇氣過人的理智派。她與艾露同樣喜歡傑特,兩人水火不容。最後是艾露主動退出才讓她奪得先機。


艾瑪莉算不上出色的代理艦長,不過一路上提供布萊特與阿卡瑪號莫大幫助。不只出於職責,還因為她心儀布萊特,那片痴情連布萊特都有些把持不住。最終她為貫徹任務而殞落,那究竟該稱為殉職或殉情呢......?不管怎樣,遺言應該是傳達給布萊特了。
 
普露和普露二世則是兩個戰力高強的強化人小女孩。普露對傑特抱持強烈好感,又有孩童的天真與獨佔慾,任性驕蠻。她本來只想受人疼愛,與傑特相處一段時光後被傑特與莉娜影響,心智有了大幅轉變。

也許是普露的童稚太容易受人蠱惑,繼承她職位的同系列強化人‧普露二世,就被培育得十分嚴謹沉穩。然而普露二世和她的姊妹普露一樣,內心都害怕寂寞,不想被當作工具利用。但也並不怨恨製造她、使喚她去殺人的葛雷米。

對她們來說,葛雷米或許就像高居權威地位的家長,而傑特則是能解放她們悲苦命運的存在。她們其實都是再善良不過、有靈有心的可愛女孩,卻都淪為這場戰爭的可悲犧牲品。
 

莉娜則是極少數非戰員角色,她才是傑特一切行動的驅力。莉娜有超齡的靈巧與賢淑,無怪乎傑特如此疼愛她。有這麼完美的妹妹要忙著關愛,更不難理解為何傑特面對諸多異性的誘惑,總能無動於衷、永保定性。

ZZ最精彩的感情戲,其一莫過於傑特與哈曼的心理拉距戰,其二就是傑特與莉娜感人至深的親情。

  

六、新人類與新時代?

(一)NT的迷思?

宇宙殖民地開發成功,從科技意義上可以看成人類往新時代邁出一大步。但未來並沒有變得更好,「新時代」作為一個承載美好憧憬的詞彙,始終是虛空的。而吉翁戴肯最初提出的「新人類」概念,其實只是一種政治口號,目的是號召宇宙移民形成全新的自我認同。從人體學來看所謂的New Type,通常是指感應力非比尋常的人類,又剛好在吉翁提出新人類理論之際,真的出現了這種感知能力有別於通常認知的人類,彷彿兩者之間真有某種聯繫,卻又無法證實。

鋼彈三部曲的主旨是讓這種感應力非比尋常的新人類來引領新時代嗎?顯然不是。原作者的基本思想就是人類的鬥爭本性無法根絕,人類史即是鬥爭史,戰爭會帶來無盡的痛苦,人類的矛盾就在於無法擺脫這樣的原罪。新人類亦無法改變這種人性,否則他們連人類都稱不上。

從鋼彈作品的發展來看,初代提出NT概念只是要圓主角威能的設定,阿姆羅的NT僅化用於戰鬥中。卡密兒的強大NT在Z最後簡直變成召靈大會,他所累積的壓力與打擊超過負荷,最後便崩潰了。ZZ的傑特一旦NT能力發威,可以是個人力量的強烈念波在作用,也可以是集眾人意志構成「超能力對決」。然而三部曲的主角,對戰爭的始與末依然無能為力,只能以個體的角度去體驗戰亂、發出質問、活在其中。《逆襲的夏亞》的NT作用也延續著ZZ--集眾生意志驅除即將危害地球的殖民地。後來會出現G明打超級系X直接衍義為超能力設定的作品,可謂毫不意外的發展。

如此看來,所謂新人類,似乎只是浮誇的美好說詞,創造出它的本意彷彿只是要反向強調:人性永遠不能排除負面因素,因而不斷引發慘劇;但在一片慘淡之際,人類仍會努力求存、不斷前進。如果這才是原作者所反覆探討的核心,那麼相較之下新人類的概念反倒只是個噱頭嗎?

「新人類」概念在鋼彈作品中誕生,追溯起因,只是原作者在創作途中因應偶然性所具有的靈感。這項連原作者也難以掌握的靈感,將最初多方得益於人類真實歷史模型(二戰背景)的設定,更添幾分振奮人心的新潁要素,同時也束縛了整部作品所背負的寄望與走向。新人類概念看似本作精華,卻玄祕難解。原作者自己很難說清楚、也不想說得太清楚,更不樂見它被別人解讀得過於具體乖張,一如他並不認同《鋼彈X》關於新人類的解釋。

這概念還是必須回到原作者在作品中的反覆探討。初鋼是這項概念的的誕生期,Z則是它的迷茫期;來到ZZ,個人以為已經能看見答案的雛型,只是原作者並不認為這樣的雛型就足以說服他自己。(因此可以確信,最終版本的完整答覆,無非是富野的鋼彈終結作Turn A;儘管Turn A劇情從未提過「新人類」三個字,倒是極其巧妙地遁形於三位月之民與其他重要角色身上。這是後話了。)
(另外,隨著富野自行給出了完整答案;種與00兩個系列當然再也沒有必要繼續炒作,而是改以截然不同的概念起點去討論嶄新人類的意涵。「調整者」、「變革者」在概念外圍雖有臨摹鋼彈初始設定的意涵,實質上都已經不再是依循UC鋼彈三部曲的新人類脈絡了。)

回到前面所說,新人類概念在ZZ中的理想雛型,當然就是以主角傑特為代表。附帶一提,個人認為之後《逆襲的夏亞》中,蛻變成熟的阿姆羅也再現了同樣的雛型。
 

(二)傑特‧亞希達

我非常喜歡傑特,甚至覺得會自己突然發瘋去追溯鋼彈三部曲,都是有股力量冥冥之中要及時去認識他。

1.      看似熱血實則可靠的性格

傑特的性格輪廓乍看之下,類似少年向作品的主流塑造,但若細看就會發覺他的不凡之處。他在身分上已經算是半個社會人士,看似狂放不羈,卻有強烈的責任感、堅定的正義感以及對家庭的關愛。即使放在歷代主角之中他也是相當特殊的存在。再加上他出生貧寒,觀點遠比前兩代主角要更實際,不曾封閉在自我的世界歇斯底里、尋求關愛,凡事以生存、現實、原生情感等考量為優先。也因此他在戰場上對民生疾苦、還有戰爭對殖民造成的破壞如何衝擊居民生計,是一目瞭然的。

傑特在情愛方面很粗線條,行事上也有許多粗枝大葉、思慮不周的缺失。但他所散發出的穩健與爽朗氣息,足以給人深厚的安全感,孤高如哈曼都深受吸引。在ZZ中,傑特令眾多異性傾迷,不是沒有理由的。

 
2. 不同的戰鬥理由

要將前兩代主角捲入戰爭其實輕而易舉。未成熟的阿姆羅默默尋求旁人的認同,加上大環境逼迫,只要是向他表明「我需要你」的場合,他就會順應情勢投身戰鬥。叛逆的卡密兒,敏感、纖細又神經質,對任何造成他痛苦的事物都會激烈反擊;只要把他丟到戰局,他就會為了消除痛苦、報復別人而手持武器拚命戰鬥。

然而傑特從一開始就與他們都不相同。傑特意志堅定,處事成熟,對生命有很理智的看法,也有自己的人生規劃;因此布萊特要把他哄上阿卡瑪號可是費了好一番工夫。最後傑特還是在妹妹的期望與誤打誤撞之中不得已登艦的。編劇為了要讓傑特認真投入戰局,又安排一大段期間劫走他的寶貝妹妹。為了救回妹妹,傑特當然就會奮不顧身迎戰、還三番兩次擅自行動。中後期傑特越來越能體認戰爭的殘酷以及當權者作法不公不義;在正義感驅使之下,他手持兵刃的理由逐漸擴大,確實地從一個平民百姓期望安居樂業的立場出發,向整個時代提出異議。他在三代主角之中,有最堅定明確的立場去對抗導致戰亂的當權者。


3.      從實質上擺脫孩童視角

前兩作的主角,都投射了富野的慣性──藉由不成熟的年輕人視角去質疑戰爭、審視大人的扭曲,同時年輕人又會拿身為小孩當作任性的藉口拒絕成長,最終卻仍被所謂的大人世界給吸收。在這設定背後,與富野曾經彆扭灰暗的思想很有關聯。

不過這種「死小孩現象」,到了ZZ的主角卻淡化許多,幾乎可以看成那是富野要轉型的跡象(轉很久才成功也是後話了)。儘管傑特也曾祭出「不要把小孩捲入大人的自私」這類台詞,但在劇情中可以看到傑特的言行,與其說符合主流的衝動熱血主角,實際上含有超越許多大人的成熟度和處世觀,甚至還有堅定不移的是非概念與戰爭觀感。而且他會確實對自己的行為與決定負責到底,這種強烈的責任感和積極的行動力,足以令無數成年人都相形失色。
(就算是比查與蒙多這樣的「壞孩子」,也遠比Z鋼卡密兒的「標準死小孩」還更接近成人社會的奸詐狡猾......)

回想阿姆羅直到Z還很迷惘,要到逆夏中才臻於成熟。卡密兒在Z崩潰,直到ZZ才連心智的沉澱一併有所起色。反觀ZZ才登場的傑特,在ZZ後期就幾乎比三十歲的大人還沉穩,甚至凝聚了相當程度的領導魅力。要不是他身為戰鬥主力,他肯定比那自大狂妄的比查有資格擔任艦長之職。
(設定資料顯示ZZ前期傑特13歲,後期14歲──傑特根本一開始就謊報年齡吧...?!)

 
4.      獨立於時代潮流的強韌意志力

傑特總是樂觀處事、明朗前行,不會躊躇於過往。在他面前死去的重要女性不比卡密兒少;幸而他比卡密兒堅強許多,因此能扛下去。他以為妹妹死去時,打擊最為沉重,也曾經非常消沉,但他振作的速度可快了,而且振作之後還比先前更加成熟。

阿姆羅是時勢打造出來的英雄,卡密兒是時局所交織成的悲劇,前兩代主角皆無法擺脫時代的洪流。傑特卻儼然是那種無論把他丟到哪個時空、遭遇任何挫折,他也能憑強大的意志維繫自我、努力生存下去的類型。最難能可貴的是,他是一個富有同理心的人。這是多麼令人羨慕而且讓人確實感受到溫暖的存在!也難怪同為時代、經歷與身世所束縛的哈曼,會為他深深著迷了。

就連情況不穩定的卡密兒,也受到傑特這股正面陽光的個性氣場吸引,數次鼎力相助。意志力堅韌的傑特,擁有超乎前兩代主角的NT潛能和穩定的成長曲線,不難理解。ZZ的最終決戰從外觀上淪為超能力對決,為不少同好所詬病;但這也只是基於作品本身要讓戰爭有個收尾的必要安排,再加上哈曼更有UC世界中強度屬一屬二的NT能力,因此傑特的能力設定與他本身的性情和作品內在條件,還是相符合的。
 

5.      交錯的兩個靈魂:傑特與哈曼

Z的卡密兒就曾透過NT能力理解哈曼的過去,還很同情她,而尋求和解,卻遭哈曼嚴厲拒斥。ZZ承續這條脈絡,讓主角與最終大反派更進一步達到互相的理解,甚至還互有好感,卻始終無法相互認同。這是ZZ極富意涵的安排,層次性地否定NT表面上的過度張揚。

源自人性的種種爭鬥與衍生出來的戰亂,才是常態。人類的世界只有相對的和平,絕對的和平只會是倚仗另一種對異己的壓制所營造的假象。無論是所謂的新時代或舊時代,都是由人性所構築而成的時空環境,混亂叢生、善惡模糊、對錯難明,還總是反過來將人們給吞沒。身負異能的NT,也只會輕易淪為鬥爭工具。NT不會是人類面對時代洪流的解答,那只是人類眾多現象中的其中之一而已;人性所衍生的問題,終須回歸人性探尋。

也許該是傑特這樣的人所象徵的,抱持對自己與他人存在的肯認,在逆境裡向前進,追求更好的未來,才是人性至關重要的光芒所在。哈曼在傑特身上看到了這道人性之光,親身體悟了人類的堅強,以及人類何以值得信任;哈曼以釋懷的神情流逝於宇宙中,因她確實看到了人類的希望。

時代的洪流斷不會因為一個光明正向的渺小個體而轉向,但它的力量會展現在點燃其他個體內在的向光性與意志力。那就是人類繼續存在的希望。

我覺得ZZ透過傑特已經將UC三部曲的主題探討得相當完整了。之後的劇場版《逆襲的夏亞》,雖說不至於是個可有可無的補完,不過最大意義也就在於交代阿姆羅與夏亞之間的宿命,並藉由阿姆羅來複述ZZ所追求的精神。

 

(三)卡密兒‧維丹

卡密兒在ZZ喪失了正常的言語表達能力,所想與所為也無法協調,攻擊力更趨近於零,成為一個軟綿綿的恍神少年。神奇的是他的NT能力在這段期間增強、增幅,數次引導主角群在戰鬥中度過危難,就像初鋼劇場版尾聲阿姆羅所做過的事。卡密兒也被傑特陽光溫暖的特質所吸引,藉由NT能力協助傑特,甚至還在關鍵時刻反過來提醒傑特勿忘其珍貴的戰鬥信念。

UC三部曲在處理前作主角的戲份方面,都有相當精巧的拿捏,深化了前作主角的形象,也成功提攜了後輩。

ZZ的卡密兒已不再是心緒混亂而迷惘的少年了。他終於能在感應與接收人們痛苦的同時,以堅定又適度的形式反饋出來。卡密兒雖一度崩潰,卻也仍然以屬於他的方式在茁壯。

傑特與莉娜重逢相擁不是ZZ結局的最後一幕;夜晚海邊的卡密兒與花才是。ZZZ結尾都由卡密兒擔綱。卡密兒的精神情況比之前要好更多。他像是已擺脫先前苦難的束縛,愉快地微笑、奔跑,並一臉幸福地擁抱花。

比起Z結尾的悲壯,我更喜歡ZZ所傳達的那抹餘韻深遠的希望。它無法明確發展出一個新時代,但它能讓人發自心底相信所謂的新時代是可以存在的。這是人性的可貴之處,也是ZZ的故事所帶給我的感受




最後是關於傑特的輕鬆軼事~

要在這種作品中設計出有資格「修正」冷血出資者和布萊特艦長的年輕主角,不是很容易的事,富野做到了。Z的卡密兒被這位幽谷老闆修理,是基於合理情況,但這男人從來就不是什麼好貨色。ZZ傑特理直氣壯的「回敬」真是大快人心。

傑特也是三代之中唯一能修正布萊特的主角了。最終戰的後援姍姍來遲,如果艦長不是布萊特,我搞不好會以為幽谷是存心唆使所謂的「香格里拉人渣隊」到前線送死。


傑特也是鋼彈史上首開女裝先例的男主角。他真的很不拘小節,配合度極高(笑)外貌還不算問題,但是(CV矢尾一樹)那個嗲聲嗲氣的裝腔聽了真的會作惡夢...XDDD



「莉娜」絕對高居傑特的台詞量NO.1。


我就是超愛妹控的啦~!!(自爆)





 

2 則留言:

  1. 感謝你用心的解說 我大概可以了解ZZ是怎麼樣的一個作品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呃,其實、一切都只是在針對喜歡的作品發花痴.....
      你這樣說我好擔心誤導你XDDDD
      個人視角僅供參考囉:)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