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有浪漫精神的《GUNDAM ∀ (Turn A)》全50集:羅蘭之歌在百合綻放時

1999年富野由悠季原作、監製的「鋼彈終曲」。風格很巧妙地融合機戰題材與世界名作劇場,在優美的敘事節奏之中開啟一個嶄新時代。十多年間鋼彈系列持續綿延,而本作的終曲地位屹立不搖。

一、時代的刻畫
 
(一)黑歷史的諷刺
在鋼彈系列中,這部作品是距離宇宙世紀(UC)至少數千年之後的故事,Turn A本身的「正曆」走到兩千三百多年。中間的黑暗期可以安插無數鋼彈作。無論有多少種曆法發生,最終都會淹沒於黑歷史之中。淹沒的原由是人類一方面追求文明進步,另方面進行無止盡的爭鬥,在人性集體逐漸失衡的過程中,讓最強大的科技導致了最徹底的毀滅。
這次的人類文明又是從兩千年前重新開啟,過往黑歷史散落於各種神話傳說之中,被遺忘的科技也成為待掘遺跡。本作結局明亮正向,充滿了希望;然而也沒有因此阻斷本次重啟再度淹沒於黑歷史中的潛因。
 
(二)既視感錯置的時空設計
月之民可能是源於UC時代倖存的人類,在月球上盡可能維持著既有的技術,期待有朝一日能回歸地球。月之民就是拽著本作不至於脫離科幻領域的高科技文明。但Turn ATurn X等超乎月之民認知的存在,證明他們也曾陷入黑歷史之中導致技術失傳,是經過不斷的努力才能在宇宙順利求存。
地球民的技術水準與我們所知二十世紀中葉的西方差不多。但全球化程度低,現代國家概念的概念也較淡薄,乍看有點近似封建體制。至少在亞美利亞大陸上,散佈著諸多由領主所統率的領地(各地有自己的貨幣),城鎮規模與繁華程度不一。但領地之上沒有明確的王國層級、更沒有統御性的宗教體系存在(這是西方主權概念的根源);更方便的是,各地人物完全沒有語言障礙,省略異族溝通上更多的紛爭。領主之間有可能結盟,但在月之民來襲前,他們還未以更組織化或系統化的方式來統治整塊大陸,更不用說沒有鋼彈作常見的地球聯邦或掌有實權的巨型IGO。較為簡單的結構設計,讓本作避談官僚化、集權化、腐朽化的龐大組織,擺脫些許不宜根絕卻也難以改革的無奈潛因。
取而代之的,是在地球上軍武相對發達的諾斯市與波魯加納市聯手抗衡月之民,戰爭的模式簡化許多。這樣的背景,適合帶出對騎士精神的褒揚,也避免異教信仰水火不容又無定論的激烈爭辯;既能藉由童話外衣柔化戰爭的現實,亦能將時代變遷的巨流寄於清新的和諧之中。細究起來是頗為有趣的構思。
(三)對騎士精神的讚頌
西方意義下的「騎士精神」,發源於中古世紀,發揚於中世紀;對騎士精神的推崇,有著支撐社會秩序與推展倫理價值的作用。而「浪漫」成為一種具有凝聚意義與時代匯流的概念,源自西方近代的浪漫主義,它本身是一種反啟蒙思潮。雖然浪漫主義在字義上遠比啟蒙思潮更繁複,不過它有幾個核心概念是「復古」、「正視所屬群體的傳統規範」、「將個體視為與自然脈絡不可分離的存在」、「在前揭前提下對英才引領正確時代的強調與期許」,所針對的是啟蒙時代以降,提倡科學主義導致個體原子化與新一波的思想僵局。
《羅蘭之歌》是著名的法國英雄史詩,本身披覆中古世紀的外皮,填入中世紀思維的骨肉。可以合理相信這就是本作主角‧羅蘭的命名由來。而本作因隱含浪漫精神,而足以用更長的史觀來回溯其寄喻。從這樣的角度,應該能更完整地理解羅蘭這個鋼彈史上空前的乖乖牌主角。
羅蘭:「我是月之民,但只要是不珍惜人命的人,無論是誰,我都會與他戰鬥!」
羅蘭在月球上是生長於村郊的運河人,與月之民一樣崇拜女王。對他來說月球才是故鄉。他在地球適應良好,效忠於海姆家,服侍兩位千金,地球也就成為他第二個家鄉。
羅蘭的個性溫順敦厚,言行遵循禮節規範,謹守家僕的本份。不該他管的事,就不插手過問;自己的事,他會作主。就算長期駕駛鋼彈作戰,他也不堅持駕駛員身分。他只是單純貫徹保護小姐們的義務、連帶著想讓大家能安居樂業。他因此成為民兵,遵從格威的指揮;一旦格威的立場與他的本份相衝突,他二話不說回歸大小姐的身邊。
羅蘭雖如中性外表溫和不喜爭鬥,但絕非怕事之徒。多少次他甘願冒著生命危險挺入煙硝之中;必要時會與人肉搏;非不得以時也能對敵人痛下殺手。習慣了戰鬥的節奏後,他儼然是一位充滿風度的戰士。在大戰最後,他彷彿漸漸超脫家僕身份,懷有騎士的自覺,與敵方頭目一對一決鬥。
更有意思的是,羅蘭獻予月之女王的忠誠心也是不曾變動的。女王是統治他故鄉的人,他既認同故鄉的既有秩序,也就理所當然認同女王的崇高存在。在他認知中,女王的安泰就是月之民整體的存續保障;因此若發生危害女王的事態,他在能力範圍內也會盡全力阻止。
羅蘭的忠誠,並不是愚忠,更沒有許多同好所評論的「奴性」。若是,他就不會堅持要以最安全的方式處理掉核彈;若是,他就不會斷然站在Turn A鋼彈上,宣稱任何不重視生命的人都會是他的敵人。而且正因為他共擁兩種立場,他更寧願選擇捍衛和平,才能兩邊都守護。
羅蘭的心,始終富有人文關懷。這是高貴樸實、表裏一致、值得為世間所歌頌的騎士精神。大戰後他成為英雄人物,低調地過著適合自己的退隱生活,走過他平凡而偉大、曲折又寧靜的人生。
其實羅蘭極其普通,能力並不出類拔萃,除了擁有主角運得到一部威能機體而大難不死之外,全憑其用實際行動展現內在精神。這是一個離人們不會太過遙遠的騎士模範。他身處一個既有價值體系正在崩解的時代,而他所背負的義務與衝突,比起我們所知的西方中世紀或近代,顯然與現代人更為相近。就這一層來說,本作顯然還是個立於現代觀點去呈現浪漫思潮的產物。
幸好富野對待羅蘭十分優渥,沒有讓他因為事奉二主而在戰爭時期遭受激烈的立場糾葛,更沒有因橫跨兩種價值體系而陷入痛苦的掙扎。儘管月之民回歸軍和地球居民爭端連連,月之女王和海姆家大小姐的心志不謀而和,讓羅蘭能堅定地貫徹他的忠誠之心。
本作另一個明顯象徵騎士精神的角色,是女王親衛隊‧哈利。那副可靠的身影和睿智的判斷,足以稱為本作最佳武人模範。不過哈利要盡忠的對象就只有女王一人。他對海姆家大小姐有好感,也動了心,但他更謹守女王親衛隊的本份,為此不惜利用愛慕他的女子。不過他的「利用」依然不忘溫柔,極盡呵護的舉止實在教人無法怨懟。相較於羅蘭,哈利所肩負的是更接近傳統意義上的騎士精神。必要時的果斷,哈利也是遠在羅蘭之上的。
在故事結局中女王與大小姐永久互換身份,哈利肯定知道這一點,因為全作只有他能立刻分辨兩人真身;然而劇情卻沒有清楚交代他如何看待與接受她們的決定,情節銜接上讓人感到有些缺撼。
其他體現這類傳統意涵的騎士精神,還可見於波魯加納民兵們之於莉莉郡主,以及卡莎紅隊之於月之女王,甚至是瑪雅莉德之於阿迪斯卡的卸任國王。這些配角在故事中篇幅不多,但仔細觀看都是相關的雕琢。
(四)對理性主義與科學進步論的反思
 
代表人物就是前諾斯市長公子‧格威:「地球落後月球一千年,這種現況你能忍受嗎?」
 
在很多人眼中,他野心勃勃。但他其實沒有很明顯的權力欲。他所有行動的目標,僅僅是促進地球產業全面革新。就算積極進行政治活動,也都是為了實現他的新時代藍圖。他崇尚文明的進化,認為科技不斷進步這才是人類價值所在。為了達成這項目標,他會將一切人事物作為工具來使用。雖說格威不曾施予非人道的殘酷對待,但也不曾投注屬人道的關懷之心。他很少有情感表現,但也並非殘酷冷血之徒。他的言行舉止都遵照理性指示,又擅於見機行事,總能做出最有利的判斷。為此他經常見風轉舵,往返於各陣營。反正那些都不是他所效忠的對象,他對此沒有絲毫榮辱之想,只將它們當作實現理想的墊腳石。他的本性並不好戰,但讓時代動盪不已的戰爭,就是科技飛躍變革的大好時機,他寧可為此延宕戰期。
相對於羅蘭,格威象徵著人文精神的缺乏。人類在格威眼中只有兩種:有用與沒用。前者他會尊為貴賓,後者他可以棄如敝履。「他者」對格威只具有完全被客體化的意義。在故事中,地球民為對抗外侮,必須加速提升文明的發展水平,這才使得格威在一時半刻具有號召力。一旦眾人發現格威根本無心驅逐外侮、甚至不是為了弭平戰亂,只是做著新時代的夢,而且還不把人當一回事,他也就當然失去了民眾的支持。
格威大概不明白,就算科技落後,若能過上符合自己理想的生活,那有什麼不能忍受?就算科技發達,難道又真得到身心的完滿嗎?
 
格威的理想跟夏亞一樣是放眼全人類的,只是夏亞的理想充滿太多自私又情緒化的藉口,格威堅持理想的意志甚至比夏亞更純粹,他的冷靜理智也是夏亞所不能及。不過格威的領袖魅力遠遠不及夏亞。在追逐理想的熱忱之中,容不下「他者」完整意義的存在,這點倒是跟夏亞如出一轍。
這樣的格威,卻愛上了羅蘭,在作品整體意涵來看其實是饒富意味的安排。
他作為一種狹隘理性主義的代表,與羅蘭遵循的騎士精神,互起衝突,但也並非尖銳地針鋒相對。就像阿姆羅再三衝撞夏亞、阻止夏亞沉浸於封閉的一人世界,羅蘭對他來說就是個有生命而心靈上又不可能從屬於他的存在。故事直到最後,他們還是共存於同一片天空下、各竟其志。也許他們彼此構成了矛盾,不過這種矛盾卻是使得整體更完滿而有意義的現象了。
(五)另一種意義的中產階級崛起?
基斯與羅蘭同樣生長於月球,後來在地球上完全紮根,但發展卻和羅蘭有很大的不同。他不像羅蘭有盡忠對象、有一整個族群在傳統意義上的規範要遵守。劃分月之民或地球民,在他眼中毫無意義。他看到的是這場動亂使得兩方的平民百姓無法過著正常生活。他就是純粹企求和平的市井代表。
身為沒有武器自保的平民,基斯在動盪中顯得渺小無力,日子過得十分曲折。他的生存之道就是從商,製造食物供應各方所需,所得用來供養自己與家人。事業成功,也就擴充一定規模,造福更多人。他生為月之民,當然對女王懷有尊敬之情,但要像羅蘭那樣捨命保護女王,他可做不到。基斯畢生所要保護的,只有他自己和家人。他所遵守的義務根源,完全源於自身的決定,而且他對這份體悟的有所知覺,是異於當時思想背景的。
基斯的存在在本作中被大幅突顯,意味著啟蒙時代個人主義的抬頭。羅蘭當然也是基於自己的決定去盡本份,不過他的義務內涵是源於既定規範,他所做的其實是兩種立場都要完美地遵守。但羅蘭守住雙重立場的這份完美,顯得有些虛幻,幾乎可以說是憑藉本作童話故事的風格才淡化了它的不真實感。基斯則是各方面來說都更貼近真實的角色,他雖從未上過戰場,但在名為人生的戰場上,打得相當精彩。
(六)對人類紛爭的探索
儘管本作戰爭面貌能用和藹可親去形容,不過在浩浩五十集中,也對爭鬥主因有不少實際淺近的描述。 

資源爭奪。月之民回歸軍侵佔地球後,最直接的衝擊就是部份地球民失去土地影響生計,對月之民當然投以敵視態度。而對月之民回歸軍來說這丁點土地與物資又不夠生存所需,內部必須依靠配給;物質受限過大的生活,讓月之民心也惶惶,而頻生倒戈事件。

族群歧視。月之民回歸軍自認為比落後的地球民高等的大有人在;抱持這種心態,想與地球民平和相處,無異於緣木求魚。早期以月之女王名義戡守地球的月之民,雖有後代,但從未融入地球生活,可是發展出來的風俗型態又與月球脫鉤;以致於這批人回歸月之民回歸軍,反而還遭到同族歧視。早期被月之女王帶回月球的地球民,在月球上也有了後代,但卻擺脫不了落後地球的刻印,歷代備受歧視。地球上當然也有各種不同文明型態,劇情上是沒時間描繪了。不過單是月之民與地球民之間複雜難解的相處關係,也教人看得心有戚戚焉。

領導人物的判斷。月之女王因未能掌握整體情勢,以及不成熟的決策能力,讓回歸軍構成以軍力為主軸,初登場就造成無可挽回的破壞,事後也釀成軍閥叛亂。地球方反抗勢力的策動者,大半時期是格威;但也如同前述,對格威來說,目標始終是取得月之民的技術。他不當延續與月之民的磋商,反使戰事蔓延,毀多於利。 

鬥爭本性。雖說月之民在月球上的主要治理方針就是撫平鬥爭本性,安寧地求取文明永續,但在月球上依然抱有歧視,也會有策反勢力的孳生,顯示人們始終不可能擺脫這種本性。而月之民回歸軍臨到地球就立刻以武示威,雖無屠戮之心,但亦可謂這種本性的運作。故事尾端的動亂則完全由於月球上的軍閥金卡拉姆逞兇好鬥的本能引發。
(七)對人與自然關係的重視
愛護自然。在月之民的觀念中,對自然愛護遠甚於地球民,因為他們深諳地球就是被先人破壞得無法久居。羅蘭就是一例,他即使駕駛鋼彈,也會讓它以最輕微的動作行跡於自然之中,絲毫不願驚擾叢林鳥獸;當然,這樣的舉動也可以視為騎士精神高貴的一環。

人與土地。即使與月之民的想法不太相同,不過地球民對自然的依賴與感情,在沒有高科技介入之下,更為純樸天然。代表人物可以是基斯的岳母,她是農民,對土地與農作物有著再正常不過的執著。當她氣憤又勇猛地向來襲軍機大吼:「你們這些人以為自己吃的米麥都是從哪來的?!」是多麼直率又真切的表述。

人與風俗信仰。藉由場景移轉,劇中對人們的信仰或祭典多有著墨。諾斯市的成人儀式與「白色人偶」的祀奉;戡守地球的紅隊眺著原始部落風味的祭月舞;阿迪斯卡嚴肅的王位交接儀式;月之女王悄悄到訪的某村鎮正逢歡樂節慶。諸如此類,都是人們在自然生活中確立自身意義的重要型態,也隱含著黑歷史無法抹滅的痕跡,寄寓深邃。

人的生與死。月之民因冬眠技術而長壽,月球上的僭位者亞格力帕也主張人類應該永恆安詳地生存下去。月之女王在漫漫旅途中,經歷不少世事,比以往都要更真實地體驗到活著的感受。她幽幽懷念不知何時早就不在身邊的父母,也在途中決定要以常人的方式活著,以常人的方式死去。最後她選擇羅蘭陪伴自己,在地球度過剩下的人生。
(八)希望的延續
本作結局一片和樂融融:地球民接納月之民,並擁有一位比格威更加值得信賴的新領袖莉莉。月之民回歸軍似乎也打消佔領意圖回歸月球,(新任)月之女王也與地球民相約常保聯絡。先前的戰爭彷彿只是一場不太可怕的惡夢。在富野而言是極有佛心的溫馨安排。
但月之民的出現早就激發各方地球民圖強求變的自覺,全球化正在加速,各方地球民相互間的衝撞只有更加頻繁,檯面下必會伴隨著古代兵器的搶佔和累積。煙硝味依舊飄散在不遠的彼方。尤其與格威有同樣想法的人,依然會助長科技革新,無形中也將加深地球方各種文明之間的隔閡,和平的遠景並不像結局所示那麼樂觀。
要說本作最正向的結局,就是月球由愛好和平又有才幹的新任女王主掌;而以羅蘭為首的三位移民在地球都順利擁有後代。基斯和芙蘭都皆地球民結合,子嗣將是背負兩種身分的混血;羅蘭和卸任的月之女王則是懷有月之民純血,日後寧靜融於地球生活之中。
二、重要地位冠絕鋼彈系列的眾女性
(一)迪亞娜&姬葉兒
這兩個完全不同的人,卻有比同卵雙子還酷似的外貌與心靈。她們在理念上不謀而合,又對彼此高度欣賞,情投意合至極,令人嘖嘖稱奇。她們在互換身分的過程中,深切體悟到對方的處境與難處;而她們共通的意念,對於地球與月球的爭端起了莫大的撫平作用,讓這場爭端得以較溫和的形式收尾。
迪亞娜是長壽的月之女王,有王族的氣質教養,卻還有未經世事的天真與稚嫩。她處理移民與戰事的想法不切實際,更有閒情逸致上演交換身份的頑皮戲碼。故事一再顯示這名女王的實權被月之民若干勢力給掏了空,她實質上只是月之民的精神偶像。女王對地球太過純粹的憧憬,導致決策嚴重偏誤,引發不少禍患。經過一段冒險磨鍊,她身為一個法定領袖的智慧與魄力,比起初期要成熟許多;不變的是她體恤眾生的溫柔善良,以及對地球萬物的熱愛。她對先前作為深刻反省,並盡力嘗試彌補過錯(雖然很難補的來),但仍有感於自己的不稱職,在故事最後將月球託付給更加適任的姬葉兒,歸隱於深愛的地球。
姬葉兒雖沒有王族出身的高雅莊嚴,卻比迪亞娜更具遠見與氣魄,又能立即判斷情勢,善於危機處理。她的統御才能在扮演迪亞娜的期間大放異采,多愧她機敏沉著的應對,月之民回歸軍與地球民的衝突和緩許多。她敢於在虎視眈眈的虛位王座上運籌帷幄,更顯超凡的勇氣與智慧。習慣於扮演迪亞娜的她,也漸漸習染女王應有的風雅。了不得的是,她向來視一己私欲如浮雲,傾注心力於整體人類文明社會,是個富有實踐性與服務精神的人物。

這樣神似又巧妙互補的兩人,超越了身份、超越了年齡、甚至超越了時空,成為永遠的知心,始終為同一理想奮鬥,演出一幕又一幕細緻唯美的鏡頭。
(二)蘇西亞
上有一位聰明能幹、滿具威儀的姊姊,她長年來只能當個小跟班,總有點感到不平衡。蘇西亞當然是很敬愛姊姊的,只是後者目光遠大,少有心力多投注在妹妹身上,不是放任她就是嚴加管束她。蘇西亞於是轉身向其他群類尋求新的安身場所。
與姬葉兒的穩重謹慎不同,蘇西亞情感奔放、思維直率,行事總以自身感受為優先。當初她為報父仇而赴湯蹈火,成為一等一的王牌駕駛員,在民兵之間叱吒風雲;她離家自立尋求他人認同的願望達成了,也從此懷有一份信心。本來蘇西亞只覺得戰鬥就該敵我分明,使用武器的目的理所當然是消滅敵人。但她的內心始終純善,目睹活生生的人們一次又一次消逝於戰火中,而技術越是尖端的兵器所造成的傷害越加恐怖。她逐漸轉變看待戰事的心態,從一顆渾身帶刺又激進的不定時炸彈,走向願為安穩大局而手持兵刃的武人。她的感情事在這場動亂之中也一波三折。這整個故事中,蘇西亞隨著劇情主軸有明顯成長,有得也有失,是個刻劃十分鮮明的角色。
這個惹人愛護的妹妹,也是緊密地聯繫姬葉兒與迪亞娜的關鍵,對她們來說,蘇西亞都是最珍貴的家人。較為遺憾的是,蘇西亞和姊姊身為親姊妹,彼此隔閡卻沒能完全打破,始終比不上姊姊與女王之間的心靈交流。即使如此,姊妹倆珍愛家人的心情是無庸置疑的。
(三)莉莉
本作我最欣賞的人物,說是目前接觸的鋼彈作品中最欣賞的女性也不為過。
她身為波魯加納領主的千金,初登場時期容易給人家大勢大、恃寵而驕的第一印象,彷彿是出於對格威的一片痴心才百般支持他。其實那時就可以看出莉莉是非常有才幹與膽識的一代豪傑。她願意全力支持心上人走過人生低潮,助其東山再起,足顯其情深與器量;她不僅給予格威強力的支援,管教自家民兵的手腕也是一流,讓兩市民兵盡可能處於共同陣線。莉莉本身就是善於掌握利害關係的高明人物,一切行動既不忤逆自己的心意,也順應其父與屬民利益。故事前半段她,通常將指揮大權與交涉事務交由格威處理;隨著閱歷提升,她的自信和胸襟也漸高,後期已完全能獨當一面,坐觀大局。
她自詡為政治家之女,有自覺所背負的責任並不亞於迪亞娜或姬葉兒。因此她也敢於和敵方頭目直接交涉,面對各種威脅毫不驚慌,遭受格威突如其來的背叛也面不改色,得知格威的真正心意亦泰然處之。那股極其強韌的自我控制力與果敢堅毅,恐怕還是迪亞娜與姬葉兒所不能及的。
最後她放下成見,與姬葉兒結為至交,更順利被拱為亞美利亞大陸的統治者。地球的亞美利亞大陸有莉莉,月球有姬葉兒,這兩個陣營維持一段不短的和諧關係應該是可以樂見的。
(四)其他私心女角

芙蘭:羅蘭的同鄉,以戰地記者身分四處奔波,一心期望能靠其補捉的鏡頭促使地球與月球更加和睦。和基斯扮演類似的角色,也是本作獨立自強的女性代表之一。後來和自尊心很強的喬瑟夫成雙成對,成功將他安撫柔化XD 


美雪:和蘇西亞是民兵中的姊妹花,有著更勝男子的豪爽坦率。比起蘇西亞更純粹是基於保護家園而參戰,對各方人馬都沒有顯著的恩怨情仇。可以說是本作我最喜歡的女角。沒想到她最後從月球帶回一位美麗的男友(笑)
 
卡莎:先祖奉迪亞娜之命留守地球,後代便成為整個族群的頭目。是個非常梗直的單細胞生物,不過全族一心同體的情操相當動人,對月之女王的忠貞也非常堅韌。其實是很有人情味、刻劃並不乏味的可愛大姐。

寶:月之民回歸軍的軍官,是造成月之民與地球民火爆衝突的元兇之一。個性單線條,行事衝動不經思索,際遇又不順,在劇中淪為丑角……不過很意外是她最後跟著西多爺爺去探險世界了。那樣的她神色開朗許多,看來終於找到適合自己的職志和同伴(笑)
三、配音與配音監督
────────────────────────
聲優配音評價個人化量表 這啥?使用說明詳見此處。

 ※項目:技巧性 適角性 特色性 私心值

羅蘭:3 4 4 3
迪亞娜:4 4 3 4
姬葉兒:4 4 3 4
蘇西兒:1 3 1 0
基斯:3 4 4 4
芙蘭:4 4 4 4
哈利:4 5 4 4
格威:3 3 1 1
莉莉:3 5 4 4
喬瑟夫:2 3 2 1
美雪:2 4 3 3
寶:3 3 3 2
卡莎:3 4 4 3
金卡拉姆:3 4 3 2
────────────────────────


據我所知,富野監督對配音是有所執著的,還會親自調教聲優。不過案例似乎都發生在男性聲優。他對女性聲優的配音監督,或許傾向確定選角之後就任其發揮的態度?如此造成的結果就是,男音角色基本表現都在水平線上,大致還算穩定;然而女音角色水準就參差不齊了──前十集棒讀的有一大票,其中有不少隨著集數與戲份漸漸調適,但調適快慢又因人而異。
男角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基斯和哈利。

基斯是福山潤早期的case。潤潤那時聲音還帶有一點生澀,不過音色方面頗有務實的格調,些微陰鬱又成熟可靠的感覺,倒挺符合角色定位。
哈利的CV稻田徹是眾男音之中最穩當的一位,將這名騎士的勇健聰慧、剛柔並濟詮釋十分深切。
金卡拉姆……CV子安武人←足以說明一切(炸)可惜這角色塑造過於淺薄,托出一個亂世魔頭主要目的是方便故事收尾,究其本質不過是個變態兼話癆的莽漢。
格威CV青羽剛,配音相當平淡,大半時候有點像機器在說話,沒能把角色本質深厚詮釋出來,聽覺上更無法成為整齣劇情的對立面基底。結果這角色配音最入戲的一段,居然是最後戲份,也就是格威想向羅蘭告白的那一刻……(扶額)
 
羅蘭CV朴璐美,也是朴姐早期的case,更是鋼彈史上第一名配男主角的女性聲優。她配羅蘭的聲線溫順、古樸、淳厚,比中性的外貌更具有男子氣概,第一印象與整體表現都相當切合騎士精神的主旨。朴姐在各種戲份也都還放得開,扮女裝時稍微輕柔化的女性語調尤其迷人。只是在吼叫方面的技術還未開拓,每次吼聲都缺少變化性,有點單調,底氣也還不是很充足。

表現最理想的女性聲優,就是同時為迪亞娜與姬葉兒配音的高橋理惠子。她配兩人的聲線是一樣的,只有細微的氣質差異:迪亞娜的聲音會多一點尊貴清冷,姬葉兒的聲音會更為積極進取。但是這種差異也不怎麼明顯,而且穩定度不甚高,想從聲音辨別角色依然不可能。到後期兩人心性合一,先前似有若無的聲線差異,就更沒有必要突顯了。

莉莉(CV小林愛)的情況跟格威差不多,聲線穩定、基本特質有抓到,但語氣上自然度尚有不足;中後期對角色的詮釋才漸漸飽滿。


芙蘭(CV渡邊久美子)算是從初期到最後配音都極穩定且貼合角色的女音代表。
美雪(CV鬼頭典子)就是大約棒讀二十五集,中間十五集浮沉不定,最後十集完全正常的例子。

最嚴重的是蘇西亞CV村田秋乃),她幾乎每集都有很重要的戲份,而且多半是寄託強烈情緒起伏的場面。單聽音質與蘇西亞第一印象還算相符。但語氣上抑揚頓挫極其單調,聲線也非常僵硬,可以保持這種狀態棒讀整整五十集,我都覺得應該要佩服聲優了。這女孩於是成為我看逆A很痛苦的回憶……
優良的劇情,鮮明的人設,卻因配音品質未能掌控好,而無法將角色靈魂發揮到極致,是這部作品永遠的缺憾。
四、菅野洋子的音樂
本作優美敘事的節奏感,有一半要歸功於超高檔次的配樂。
菅野洋子的整體樂風是底音宏偉莊嚴,能夠牽動人們最深處徜徉於自然之核的原始本性,散放出悠遠雅致的旋律。她的音樂所特有的古詩醇韻,似乎點滴著不為人知的漫漫足跡,美麗地吟誦人類歷史,彷彿連茫茫之中的滄桑都是一種渾然天成的祝福。
這樣的音樂不僅沒有喧賓奪主,還極其精細地烘托出本作的童話氛圍,其感性成分完美結合了劇中眾女角豐富的內心世界,而又不受限於此格局。各種主題的配樂都有極高水準的發揮,讓劇情樣貌能更為流暢地鋪展開來。
特別引起我注意的就是有關風俗信仰的配樂:諾斯市的成人儀式,卡莎一族的祭月舞,某村鎮的祭典節慶,擁有獨自神話根源的異族文明…..等等,依據場景和民俗的不同,菅野編製出不同風格的樂曲,相同的是曲間所融慣的人類族群生命力。
ED2〈月の繭〉也是鋼彈系列著名的經典曲目。不過比起日語歌詞版,我更喜歡配樂版的〈月の茧(Moon)〉,以不為人知的言語(※其實是菅野自創語)輕柔撫動人們正隨旋律共鳴的心靈,悠揚又舒緩。
五、機體設計
我完全不懂機設的世界,只知本作機體轉由美國人設計,導致風格與系列作差異過大,在鋼彈迷之間評價很低迷。本作除了後期類似薩克的機體,還有稍稍修回傳統機體路線的Turn X鋼彈之外,大部份都像是樂高積木產物(笑)
(↑卡普爾圓圓滾滾的外貌多麼討喜啊~)其實這正好與本作的童話風格相輔相成,各類機種特色強烈,又無過度的稜稜角角,整體在我眼中都是合格的設計。
而且對我而言「鋼彈」本來就不限於日本武士頭(?)的機器人。就像喜歡命運鋼彈是基於它簡潔有力的配色和華美的蝴蝶翅膀(咦)第一眼便覺得品客鋼彈Turn A鋼彈設計單純大方,流線型身軀外觀俐落,圓潤的弧線腿部更有其他鋼彈完全不能比擬的美感。而Turn A鋼彈圓滑的水壺頭部再加上倒叉長鬚,令它像個風韻十足的大叔。(唯一違和的就是這大叔和月光蝶好像哪裡不太搭調………)

有趣的是,足以毀天滅地的Turn A鋼彈,是整個官方系列最強大的鋼彈,卻也是形象最親人的鋼彈。
羅蘭在劇情中駕著它趕抱牛、洗晒衣,還以稚拙的姿勢上蹦下跳(正在埋核彈)。那滑稽有趣,又無比實用的模樣,讓早已熟悉鋼彈作戰英姿的觀眾看得瞠目結舌。
羅蘭對於自己的使用方式不以為意,總是輕描淡寫,道出本作重要宗旨之一:「雖是兵器,它終究是工具,如何使用端看人心。」
最後一位開著它毀滅世界的駕駛員,心裡所想的究竟是什麼呢……
  
六、其他
(一)羅蘭和迪亞娜 

如果我沒有被劇透光,看到第五十集最後一句台詞大概也會吃驚吧(笑)
對於兩人的結局說法還滿多種。最多人贊同的就是兩人已經結婚,而且迪亞娜有孕在身,我也接受這種說法。姬葉兒已經代替她去了月球,迪亞娜在地球上最信賴的人物就是羅蘭了。既然迪亞娜要隱居,向來崇敬女王的羅蘭多半也願意照護女王一輩子。羅蘭對迪亞娜是否真有男女情愫不易確認,不過迪亞娜在她心中的崇高地位是不滅的,像以往那樣畢恭畢敬,也很符合他溫順守禮的個性。相敬如賓的夫妻生活,有何不妥。
(二)蘇西亞和羅蘭
蘇西亞初遇羅蘭就心生好感,往後對羅蘭的情意幾乎是全世界都知道了只差呆頭鵝羅蘭沒感應到。心直口快的她,在情感表達方面偏生是個典型傲嬌,情急之下會譏諷羅蘭為「區區僕人」,甚至還拐彎抹角拿自己的婚姻去試探羅蘭的心意。然而她與羅蘭在朝夕相處、同生共死,竟然會在故事後期一種不合理的情況下懷疑羅蘭暗懷叛心。不說這是對騎士精神很深的侮辱;同時也意味著她就算再喜歡羅蘭,也未曾嘗試去真正理解羅蘭的想法。

在羅蘭的立場看來,這個二小姐善良又直率,是個好主人、好同伴、好戰友,但不會是個舒心的女伴,還不比他基於純粹家僕身份對二小姐的關心更體貼。更不用說姬葉兒對羅蘭的問候合乎禮教,而迪亞娜對羅蘭一視同仁的柔情關愛。
蘇西亞也很清楚羅蘭的目光極少停留在她身上,放在姬葉兒與迪亞娜身上是更多的。她越看羅蘭就越明白這份情感永遠不會有回應。所以結局時分,她在馬車內喚了羅蘭的名字,欲言又止;羅蘭和迪亞娜隱居前一刻,她能要求的也就只有吻別。
 
蘇西亞最後決定要放下這段感情,將最初跟隨羅蘭來到她們家的金魚玩物,投入河川中。那條河川帶來羅蘭,也帶走了她對羅蘭的心意。兩人沒有成雙成對我一點也不意外,而且我相信蘇西亞要遇到更適合她的下一春並不困難。
(二)羅拉羅拉 
本作最驚艷的莫過於羅蘭一套比一套標緻的女裝啦~!
如果羅蘭真的是女的,大概就是目前鋼彈系列中我最偏愛的女角了。
但他是男的,十七歲還選用女音,朴姐的男角聲線在這時期帥勁也尚未到達滿點,我只好私心減半(毆)
其實羅蘭要真是女的,也不影響劇情主軸嘛……?最多就是阻斷了蘇西亞對羅蘭、哈利對姬葉兒的兩條感情線(←是有多怨念)



而且我對哈利X羅拉更感興趣ˊˋ!哈利應該有對羅拉動心過的?看他發現羅蘭真身時那股隱約的失意……
至於哈利和姬葉兒,大概也只能在月球上維持女王與騎士之間的柏拉圖式愛戀了。


本作最耽美的配對還是迪亞娜和姬葉兒啊!這對跨越地球與月球的百合真是經典組合:
「迪亞娜‧梳尼爾告訴迪亞娜‧梳尼爾。」「姬葉兒‧海姆告訴姬葉兒‧海姆。」
她們兩人透過兩艘船艦的通訊設備,還能流利地接話,這段呼喚簡直是最深情的告白>/////<
七、結語
本作劇情深入淺出,人物刻劃鮮明有特色,又保留極大空間給觀眾想像。無論從何種角度切入,都發人省思。只當作閑暇之際的消遣,也毫無負擔。
可惜後期收尾趕戲而顯得凌亂,整體配音監督不良已到影響角色的嚴重程度,在我心中得到的最多是「優作」評等。
但總括而言,無論已經看過鋼彈系列的作品,或者是完全的門外漢,這是非常推薦認識的作品。看過鋼彈系列的故事,這首終曲就更有意境;沒碰觸過鋼彈的優點就是可以省略對於機設的適應期,直接享受劇情。(說真的,僅僅因為機設超脫鋼彈系列的常貌,就拒絕認識一部優秀作品,太划不來了。)
最後是慣例的(?)哀哀叫──同時期還更早幾年的W鋼和G鋼都有引進臺灣,也有中配,為何這部二十週年紀念作會乏人問津……!
這麼優秀的作品沒有中配化多麼可惜......

1 則留言: